去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

1月的一个阴天早晨,北京的气温在0度左右,北京动物园的热带动物们已经不见踪影,长颈鹿和大象在仅能容下一只或几只动物个体的内舍活动,一只大象正在笼舍里来回晃动长长的鼻子,每一次晃动都是相同的轨迹,就像坏掉的光盘总是在重复播放相同的画面。马可说,大象是所有动物里对空间要求最高的动物,一旦被关在有限的空间里,就容易出现“刻板行为”。

赌命生子

去年8月份,吴梦身体已见好转,谈起两人共同做出的“赌命生子”决定,丈夫王柯丁脸色平静,看不出紧张。“我当时觉得能成功,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肯定能成功。”现在,处理完吴梦的后事,他不停叹气,“任谁知道真的有这样的后果,都不会去冒这个险。”讲到激动时,他瞪着眼睛,连敲几下桌子,“如果让我再回头重选的话,我不会这么选的。”

秀场男孩

早在2011年,赵磊就成为首个闯入models.com榜单的中国男模。我在他旁边坐下,他热心地把鸭血豆腐、猪蹄放在我的碗里。有人问,“晚上吃火锅没关系吗?”他自嘲,“混得好就不来蹭饭局。”沉默一阵后,赵磊问我,为什么对男模行业感兴趣。我提到看过的一篇文章,讲男模是比女模收入“低一点儿”的行业。他截过话头:“不是低一点儿,是低很多。”

总裁班、农村老人和他的儒学教育

下午两点半,孔为峰要给这些企业家上课,讲的内容是儒家文化,他着重讲了孔子的弟子子贡,儒商文化的代表人物。上完课,他为总裁班策划了一场拜师仪式,11名企业家身穿红色中山装,佩戴黄色围巾,分列两队,在击鼓声和古琴声的伴奏下,缓缓走上舞台。总裁班的两位创办者,同时也是总裁班的导师,坐在舞台的中央,表情肃穆。

大火过后,幸存消防员的脆弱时刻

经历了险情和队员牺牲后,一名消防员说,自己根本无法入睡,“即使是睡着了也会从梦中惊醒”。另一名消防员眼神涣散,“不知道在看什么”。更为难熬的则是不断闪回的记忆。这些记忆通常是侵入性的,会随时出现在脑海里。曾参加过山火扑救的张家口消防支队经开区大队教导员任志鑫能够理解这种感受,尤其是失去队员的情感创伤。

1286天,熊猫直播从生到死

3月18日,这是网传熊猫直播彻底关闭服务器的日子,距离其官方微博发布告别消息和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发表内部告别信,已经过去了十天。这天的北京望京SOHO大厦和往日没什么不同,王思聪在这租了三层楼作为熊猫直播的办公地。潘石屹说,熊猫直播的租金交到3月底,没有欠租金,马上搬走了。下午五点多,前熊猫直播CTO黄欢开着手机直播来到18层。

娄烨:春风永远沉醉

他就拿着一张冷掉的饼,站在广州番禺的城中村路边儿上吃。卷着裤腿,又瘦,全身晒得黝黑,像个民工。张颂文看了一眼,不忍心看下去了,“我在想,这里人来人往,有没有人知道这是中国第六代导演的领衔人物之一的娄烨呢?后来我想想应该是看不出来的,因为连我都认不出这是娄烨,那个样啊。”但一旦进入片场,一切都不一样了。

账号即墓碑:那些给已故网友留言的人们

几乎同时,小组出现了第6位死者。徐海燕是一位业余翻译英文科幻小说的潜水爱好者,毕业于北大和哥伦比亚大学,拥有人类遗传学博士学位,豆瓣ID是Denovo。2017年9月在河北水下长城探索项目中失踪。在她出事前的几天,我的同事翻看了她在豆瓣上的文章和日志,正打算给她写一封豆邮,希望能取得联系,“如果可能的话”,还能在上海见个面。

最疲惫的生还者

“当时下面的风声,爆裂声,还有烟,特别大的烟……”他忽然哭了出来,但仍然保持着之前的站姿,任凭泪水涌出眼眶。他说,自己眼睁睁看着一位队友葬入火海,却没法抓住那只向他求救他的手。“4天了,连续4天啊,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他哭着,身体开始前后摇摆。他最终坚持完了采访,和其他5个受访消防员一样,挺了挺身子,喊了一声:“报告完毕!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