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到乳山来看海

在海韵阳光小区,王鹏飞曾两次被困在电梯里。2019年夏天,他在下楼途中遭遇电梯断电停运,因年久失修,电梯里没有应急灯和应急电话,他在一片漆黑中敲门求助,直到半个小时后才有人路过回应。“夏天人还算多呢”,王鹏飞有些后怕。住在周边几个小区的老人也有相同的经历,为此他们建立了微信群,时常联系,如果有人长时间不回应,便互相去家里查看。

那些得了抑郁症的孩子背后

2020年5月,我收到了一封很长的邮件,发件人是我们北医的一个医生,她上过我的选修课。邮件里,她说她家孩子上初一,疫情之后考试成绩从年级十几掉到了一百四十多。那段时间孩子经常发脾气,说了很多让人不理解的话,说她没有快乐,每天都很痛苦,有时看着窗外就流泪,自己呆着会恐惧,说为什么人要活得这么累,是不是等她离开了就再也不会累了……

“那个扫垃圾的”在新年举办葬礼

老菜市场没什么新鲜风物。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广场附近的羲之路上,从南到北,只有300米左右,被居民区和几所学校环抱,人们上下班接送孩子,在这儿买菜路过,唯一惹眼的可能是周围的18个垃圾桶,其他街道上只有五六个——这里几乎能满足日常生活所需,也制造成批量的垃圾。解决这些烦恼的是个穿着橙色制服的环卫工。

在儿科看病的成年人

陈盈独自从图书馆出来时,已是饭点,同学三三两两经过,而她因为过度焦虑导致全身僵硬,走路得扶着腰。路上,她提着电脑包,忍不住咒骂自己:“我是个垃圾,我是个废物。”随即愣在人群中,意识到自己把心里想的话不自觉地说了出口。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疯了。这事发生在2017年5月底,陈盈被诊断为抑郁症的两天前。临近毕业,她的论文依旧一团糟。

抗疫医生彭银华逝世后,三百个日与夜

六一刚出生时,皮肤粉嫩粉嫩的,圆圆的脸、小巧的嘴,妈妈钟欣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哭了,“太像她爸爸了”。那天是儿童节。爷爷彭清柏守在病房外,一遍遍地翻看她出生的视频,紧锁的眉头舒展了,露出久违的笑。当天上午,他赶到十几公里外的九峰山革命烈士陵园给儿子报喜,“银华,你放心,我们会把你的女儿照顾好的……”

那些离开互联网大厂的年轻人

10点55分,曾是上海金虹桥国际中心一天里最壮观的时刻。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全聚集在一楼,两台放着打卡机的桌前形成庞大的队伍,不远处的路口,还有人狂蹬着共享单车冲向大楼,刹车、扔车、飞奔……好好停车绝不是此刻的优先级,打卡让人分秒必争。“慢一秒钟,前面就会多排一个人,这个人也许就会导致你11点01分才能打上卡——这时是最崩溃的。”

为抗疫拼过命的影像医生,却被时代“雪藏”(下)

张笑春在朋友圈发文:“本来是看惯了生死的医者,还是被这次惨烈战疫突破了专业认知。面对那么鲜活的生命被死神骤然之间按下了停止键,医生群体仓促间负重逆行迎战,眼睁睁地看着战友变成了烈士,已然没有了医者的从容和自信。在近3个多月的‘战疫’中,充斥脑海中的大多是对于逝者的歉疚,深深的自责。清明了,好像那些逝者还在身旁,一如昨日一般。”

考研中年人,走进付费自习室

现实摆在了陈志斌的面前。“机会只有一次。”第一天考研结束,陈志斌没吃晚饭就去了付费自习室,准备第二天的专业课考试。他在这里自习3个月。在海淀区中关村,见到他时已是晚上9点,不知是因为考前紧张还是自习室热,他一头汗。这家付费自习室季卡2800块钱,对他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孩子出生在去年此时。那之前,他和妻子挤在一间房里,房租2000多元。

宋小女:这个结局也挺好

她没有加张玉环的微信,没留电话号码,也再没联系过。张玉环获得国家赔偿的消息,是她刷抖音得知的。张玉环曾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要拿出五六万元给宋小女”。宋小女在微博上发了一段视频回应。她说,“他说给我六万块钱,我听了我可高兴了,说实话真的我很高兴,我不会要他一分钱的,别说是五六万,就是五六十万我宋小女也不会要的。”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