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斯拉车主的胜诉

生活里,韩潮爱好打游戏,以前每天玩英雄联盟,最喜欢“艾瑞莉娅”——这是个女性领袖,崇尚刚柔并济,她动作优雅,更依赖魔法和技巧,需要通过细致观察,预先判断对手的走位。案件在北京立案前,特斯拉公关给他打了个电话。在他看来,特斯拉不是想解决问题,而是在套话。对方称这是轻微事故,因为是铝制车身才切割焊接。

“他们对于生活的想像不是这样的”

这些学生其实感情非常的纯粹,会毫无保留地喜欢和信任一个人。有一个学生阿涛,我给他指导过学习规划方面的一些问题,他觉得我一直住在学校里伙食不好,就邀请我周末的时候去他家吃饭。这些学生喜欢不喜欢一个老师,表现是特别明显的。我刚进去的时候是新老师,他们更喜欢原来的那个语文老师,所以对我他们还是有一种排斥心理。

当就业内卷时,上万“海归青年”在豆瓣建起互助小组

2019年10月,一架从巴黎飞往上海的航班正在跨越欧亚大陆。8000米的高空中,机舱里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大部分乘客盖上毯子进入睡眠,只有零星几个阅读灯发出微弱的亮光。小K所坐的经济舱前后排空间有限,几乎没法伸开腿。身旁蜷缩在座椅中的乘客不时调整着姿势,似乎想要睡得舒服点。小K正在抓紧飞行中的时间,为即将到来的面试做准备。

一家免费医院背后,三万多个贫困儿童与唇腭裂的对抗

晚上八点,青藏高原东南部的林芝刚刚日落。市人民医院里,八岁的藏族男孩丹巴旺扎在麻醉复苏室中醒来,第一反应是“想见妈妈”。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全麻手术。从他的左侧上唇到接近鼻底的位置,缝合线规整地穿过。一个多小时前,那里还是一道豁口。丹巴旺扎患有二度唇裂,他生长在西藏左贡县的山区,是家族里唯一出现问题的孩子。

王牌特工狗:落榜之后

豹子是一只漂亮的德牧,郭亦诚是一名大三学生。他们俩初次相遇是在今年四月,地点是警犬训练基地的“四大”之一。那天中国刑警学院警犬技术专业的108名学生按学号站在犬舍前,等待随机分配的“教具”,郭亦诚祈祷能分到一只德国牧羊犬。接着,一只时年两岁零五个月的雌性德牧向他走来,它有窄瘦的脸、焦糖色的毛发,他几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它。

十一个妈妈的解忧蒸饺店

拥有一家小小的餐厅,是余春芳多年的梦想。这个梦想跟女儿徐强有关。1999年徐强出生,医生断定,这个孩子大概率不会说话,也不能行走。余春芳第一次见到徐强,小娃娃躺在保温箱,浑身浮肿,两只眼珠子凸得好大,“就像青蛙一样”。22年过去了,徐强的个子蹿到1米5多,每天自己坐公交上学,还能独自去打疫苗。余春芳很满意了。

一个男性可以多大程度理解生育?

每次我跟家里的女性长辈聊起生育,她们会把这件事说得特别轻松。我曾经担心妊娠纹,我姨说,你看,我跟你妈都没有,你肯定不会有。我妈说,生孩子就痛那么一阵,特别是顺产,没多疼。她们拿别人的案例安慰我,你看,你嫂子生了两个都是剖腹产,现在恢复得也挺好。但我自己生完孩子后发了一条朋友圈:“生孩子这事儿真不是人干的”。

“恶犬”在小城奔袭

其后,黑狗向西行,在金久华府小区内和龙游御境小区附近,又咬伤了两个老人。蒋奶奶和范奶奶情况相似,患有高血压和高血糖,平时都需要散步锻炼。那天,傍晚四点四五十分,蒋奶奶散步回来,快到自家单元楼了,突然前方一只狗直奔过来,冲到她大腿上咬了一口,继而朝着西边的荷花池溜走了。之前,黑狗一点儿声响也没有。

青年律师之死

新竹路上的人了解律师的作息。他们几乎是整排门店里最早开门的——8点半,这是法院开始上班的时间。路口几家烧烤店刚浇熄发红的炭块,夜市的热闹散去,另一群人在洪山区法院门口汇聚起来,等着上庭,律师们的一天也开始了。法院附近除了小吃店,最多的就是律所,短短200米距离内,7家律所挨挨挤挤。晚上6点法院拉闸,烧烤店的炭炉点上火。

归国留学生的2021:绿码、熔断与阴阳人

大概是人类学家共情能力比较强,当说到为了回家我付出了机票约5300镑、检测费180镑+389镑+319欧、无法承担任何风险后,教授体恤地说:我已经打完两针疫苗,早上刚在学校做了核酸检测,希望不会对你造成负面影响。Michael请我吃饭。我不敢逗留餐厅室内,我俩便打包了盒饭,在学校附近的林肯公园里坐着,边吃边聊了一中午。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