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网文

她对网文的兴趣要追溯到高中。她在午休期间离开吵闹的教室,坐在教学楼里一处僻静的楼梯上,用借来的MP4看网络小说。毛矛记得,教学楼朝北,阳光不好,在潮湿的夏天,楼梯上弥漫着一股青苔的味道,这里只有她,而她只有手中的那块屏幕。在小说的世界里,主角——北大学霸、理科状元,顶着金融、数学双学位毕业,毕业就得到了“帝都风控公司”的邀约。

留京过年,他们对生活起了疑心

孙郁和母亲在异乡北京生活了二十年,在昌平买的房子里。12月31号那天,满朋友圈的人都在跟晦气的2020告别,孙郁象征性地开了瓶红酒。她想说点什么,醒酒间歇,孙郁发现自己对新的一年没有任何期待。疫情期间,孙郁创业失败,好一段时间没有正经工作。她理智预感自己2021年也不会太好。事情果然就这么发生了。

9200万人正在独自生活

我家32层,新房,上下左右没邻居。晾衣服时不小心把自己锁在阳台,顶着中午一点、三十多度的骄阳,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和短裤,那一刻我甚至想到了可能会被活活渴死或者晒死。短短一分钟里,我想到把晾晒的所有衣服打成结垂到楼下挥舞喊人,探身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小花园,放弃;又想到从阳台爬到旁边的空房,从空房出来找物业,又探身看了看高度,放弃。

一个狱警和8000人的“树洞”

李薇把一篇文章修改了6回,投稿到一个公众号上。但她不愿分享文章到朋友圈,也不希望有亲友发现她的文章。这篇文章藏着她的秘密:她的男友正在监狱服刑,刑期8年。男友从监狱给她寄信,她提出,“信封上的寄信地址能不能不写监狱?”这个公众号就像一个树洞。广东省深圳监狱的警察郭长春2018年创办这个公号时,最初取名“监狱之家”。

电竞冠军狮酱:男强女弱的丛林里,不愿对立,不求偏爱

2021年还没开年,李晓萌早早就回了新疆。她来自伊犁奎屯,一个人口16万的小城。那里雨水不多,冬日尤其干燥。2020年12月中旬,李晓萌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她决定回到小城休养。当年她不愿回去的故乡,如今成为脆弱时的安心之所。家乡的长辈们也大概知道,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的李晓萌本来可以成为律政佳人,如今却“在上海打游戏”。

龙丹妮:绝望,然而好玩;好玩,然而绝望

1995年,22岁的龙丹妮加入了刚成立的湖南经视,和同样年轻的汪涵、吴娈等人,一起组成了经视最初的编导团队。那个时候,国内最受欢迎的综艺节目,是央视的《综艺大观》。主持人端庄持重,观众们则乖乖坐在台下,只需鼓掌和大笑。大学毕业后曾在广东沿海工作过一年的龙丹妮,因地理便利,观看过大量港台综艺。

一亿种热闹与乡愁

结束第一天的寒假实习,方莹搭乘两小时公车赶回远郊的大学宿舍。远远望去,宿舍楼只有零星几户亮着灯,她“嘎吱”一声推开宿舍门,黑暗与寂静扑面而来,这天最后一个室友也踏上了归途列车。方莹申请了留校过年。1月初家乡河北暴发疫情,她火速退了从上海出发的机票,决定观望一阵再作打算。1月18日,老家村群里发布“致在外乡亲们的一封信”。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