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沈南鹏:价值观的胜利

华尔街是资本主义精神的直接体现。硅谷一直以来看低华尔街, Don Valentine创立红杉时一直认为我们不应该在融资时雇佣任何banker。因为硅谷精神的本质是价值创造,与华尔街是long term和short term的差别。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量化。人与人之间发自内心的关系是很重要的,是超越量化的。投资根本上是连接人与人的生意。

四川荣县:摇摇晃晃的村庄

荣县县城的人不敢住在屋里了。李晚和丈夫带着两个孩子睡在车里,再把车开到广场上。广场上已经停满了车,大多是拖家带口。还有很多没车的,在地上垫张塑料薄膜,搬来枕头、被子就睡了。“我看到有些人像搬家一样,被子也带上、大包小包地搬。”李晚说,“结果下雨了,我在车里都觉得冷,也不知道他们淋到没得。”高山镇的人也不敢住在屋里了。

黄海波惶惶然

他陷入了巨大的负疚和迷茫中,他想获得原谅,想证明已经洗心革面,但又不知道如何才算过关。他问袁慧,我是不是入了党,党才会相信我。妻子怀孕的时候,他也问袁慧,孩子是在美国生还是中国生?袁慧说,在美国生别人会认为你犯了事以后,对咱们国家没有信心了。还是回中国生。袁慧说,黄海波其实非常简单,除了演戏,好多都不懂。

《神探蒲松龄》导演严嘉:这部片子是怎么搞砸的?

我之前埋头做片子,宣发有专门的团队,他们主打成龙大哥的招牌。我的电影没有路演。这感觉就像送孩子坐地铁,让他自己上学,却看到别的家长还能下去,帮忙端水啊,告诉孩子坐几号线啊,哪个位置好啊。我呢,隔着一块玻璃,只能看着他在那边站着,就穿件外套,上面写着“成龙大哥”。但是,又没人理他。

雪乡今年宰客了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这儿120是啥都能看着咯?”尖脸女人也有点生气,“你哪儿的人啊?你们广东那儿吃顿饭得多少钱啊,我这120大街票啥都能看着吗?”“你以为这图片是在雪乡满大街都能看到吗?这是梦幻家园才能玩儿,这是梦幻家园才能看到的景,只有梦幻家园里面才能看到这个。你上去才能看见,不然你根本看不着。”导游总结似的再次劝我。

“涞源反杀案”后的235天:一个家庭的绝境重生

说话时,她声音很轻,常常陷入沉默,两只手揉搓着衣角的线头。22岁的她,恍然觉得面对着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恐惧、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失眠、噩梦总是侵袭。她常一个人发呆,想念看守所中的父母。50多岁的他们,老实了一辈子,却在知命之年,卷入骚扰和打斗,落下血的阴影——去年7月,26岁的黑龙江男子王磊翻墙闯入他家,打斗中被小菲和父母反杀。

我做了六年月嫂,发现父母比孩子更难带

孩子躺在妈妈身边睡着了,爸爸把她指给卓红英看:刚吃了一小时奶,吃饱就睡了。卓红英瞅了一眼,纠正他:根本就没出奶,孩子是嘬太久吃不到,累得睡过去了。判断有没有吃到奶,要听吞咽的声音。夫妻俩将信将疑。不一会儿,爸爸喊她过来:孩子喉咙里“咕咚”了一声。卓红英又看了一眼,哭笑不得:奶还是没下来,孩子咽的是口水。

给树看病的医生,却被树治愈了一生

和树相处久了,詹凤春习得了和树通感的能力。她有时会梦到树跟她说肚子痛,第二天她出门看病,那棵树果真腐烂了。走在街上,她能感觉到有些行道树在对她喊救命,但行道树归行政机构管,她只能对这些树说,“我没有办法帮你。”今年夏天,她即将住进阿里山去拯救两千多棵濒死的樱花树。“我去现场看那棵樱花树,因为那棵树真的很难过,我也跟着难过。”

永不关机的人生

世界上能和人总是保持1.5米以内亲密距离的东西,手机是其中之一。从睡醒的那一刻起,中国7.88亿手机网民就有超过一半的人会在5分钟之内拿起手机,2016年德勤调查显示,起床30分钟内一定要看手机的人超过了九成。一天的生活根本离不开手机。早上出门上班,74%的人用手机乘坐公共交通,公交卡成了过去式。该好好工作了,93%的人手机也得时刻在手。

渐冻的家庭,消失的丈夫

魏榕潞的丈夫赵新成在2016年底因心梗住院,做了两个支架。12月7日出院那天,他突发室颤昏倒被送去急救。魏榕潞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了婆婆。那天下午,她打车到火车站接上从沈阳赶到北京的婆婆,奔医院去。老太太八十多岁,很冷静,脸上没有焦急或悲伤的神色。见到儿媳妇,她问:“人还在不在?”魏榕潞说:“人在呢,抢救过来了。”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