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裁员故事:泡沫、浮华、幻灭,暗算

“再来一根。”陈丰又从烟盒里抽出两根玉溪来,把其中一支递给我,自己点了一支猛吸了两口。接着来回踱着碎步,又站定了昂起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寻思了好一阵子才开口,“你说要不我干脆直接去找财务,谈个高一点的赔偿?”一早到公司,陈丰发现隔壁办公室的市场部总监被裁了,连工作都没来得及交接,这才让他开始担心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首富的2018

前首富在公司内部被称作“万达伍思凯”,他对刀郎的歌也是随口拈来。为了年会演出,再忙他也会提前在万达文华酒店5层会所练歌,那里几乎有全亚洲最好的KTV设备。据说一位小哥因为帮他调音调得好,连升几级,月薪从几千块钱涨到了几万块。但老王已经连续两年年会没有唱歌了。不仅没有唱歌,这个前首富,2018年之后,再没有出现在聚光灯下。

最后一个资本神话的破灭

已经离职的ofo高管苏晓打开手机刷了刷,看到了戴威的公开信。看完,她很确信,“这是老戴自己写的。”理由是,“现在这个时候,除了他还有谁能够写得这么情感充沛。”短短几天,1100多万人等待着从ofo取出他们的押金。戴威自称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着,他选择“勇敢活下去”。事情正在走向结局,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成王败寇的故事。

没有二号首长的日子里

刘强东和自己的老乡项羽一样,从来就没想找过大哥。小时候钓鱼钓到刀鳅,他会狠狠摔在地上,并大声喊出自己写的歪诗:愿做出海蛟龙,不做南河刀鳅。1996年,宿迁籍雕塑家张劲扬的作品“霸王举鼎”被安置在了宿迁徐淮路环岛。这座6吨重的锻铜雕塑逐渐成了宿迁坐标中心。后来“霸王举鼎”因为道路改造被移走,很多宿迁市民发现自己不认路了。

海底捞的女人们

所有的晋升,都从学会一套进阶技能开始。各地海底捞都有培训学校,打磨那些从河南、四川、云南等地刚刚踏入城市的轻稚面庞。培训时,大家集体吼出“大家好,很好,非常好,明天会更好”,倾听清洁大妈当上工会主席的故事。杨利娟当服务员时,曾在培训时朗读过《给加西亚的信》,讲的是“要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绝对的忠诚和责任感”。

美丽新世界

三年前的十月,柬埔寨首相洪森来北京出席会议,抽空和e租宝的两位创始人丁宁和张敏亲切合影。集资了500多亿的丁宁和张敏非常看好东南亚。他们曾经派大批员工进入缅甸等地,来不及办理签证的员工,甚至偷渡入境。如果不是两个月后e租宝崩塌,柬埔寨人民也能享受到中国的金融创新成果。也是那一年,王靖以480亿身家排进了胡润百富榜。

双11十年,中国商业进化史

2009年11月11日清晨,顶着漫天大雪,淘宝CFO张勇顺利“降落”北京。打开手机,他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团队的双十一报捷,这让他悬着的心也得以顺利“降落”。当天凌晨12点,中国第一个双十一正式拉开序幕。位于杭州的双十一总部那时还非常简陋,十多人,几台电脑,日光灯,和一个手工调整销售数据的Excel表格。

一个韩国代购,希望自己生活得更好一点

王静有点急。原计划晚上九点零五分从韩国仁川飞上海浦东的班机不但延误 47 分钟抵达,还停在远机位需要摆渡车接送。等她和丈夫办完回国入境手续、在 21 号行李转盘取行李时已经快十一点半了。第二天是工作日,按照平日的作息,王静这会儿应该洗漱休息了。但从机场到她家,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要开将近一小时。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