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来了阿里人

“阿里出来的朋友太爱掌控全场了——‘这个是结论,接下来我分开讲’!”京东的阿欣说,如果一个项目同时划了两个同属性部门支持,阿里人所在部门一定从第一场会就开始掌握话语权。如果有PPT,当然更是如虎添翼。在拼多多工作的林夕说,在一次周例会上,一位阿里过来的同事做了50页PPT,“从前10分钟就能完的会,整整开了一天。”

为什么你的共享单车越来越难停?

已经是第十次了。侧身下车、踢住撑脚、按住锁扣,耳边传来让人有些不安的滴滴声,王昕看着路边停得东倒西歪的一堆共享单车,祈祷这个地方能关锁。按下关锁键不到3秒,啪嗒一声,锁弹开了,共享单车发出尖利的警告声:请到规范停车点停车。时间在催促王昕。这是她第一天上班,离上午9点的打卡时间还剩10分钟,但共享单车能停放的地方还没找到。

江湖最后一个大佬

2012年11月27日,章新明向自然人张昉转让了博泰投资集团20%的股权。后来,章新明控告张昉拒不支付股权转让款,双方出现商业纠纷。这时,猛人徐小明出现了。徐小明被逮捕之后,网上出现了大量举报材料,一封实名举报信指出,在2017年3月2日和3月6日,徐小明指使“小磨”组织几十人,带着刀叉棍棒冲进了博泰投资集团的办公场所。

女骑手:在这个90%是男性的行业里奔命

2019年,我已经45岁了,听说骑手可以赚更多,我就去应聘骑手了。第一天送外卖,我赔了700块。车子是跟站长借的,电池起码有五六十斤,我啥都不懂,当时住三楼,根本提不动电池,我就扔到楼下。第二天,电池被人偷走了,我什么都没赚,反而赔了站长钱。每天都出状况。我花八、九百元买了一辆破旧的二手电瓶车,因为找不到地方,老是超时。

“炒房教父”欧成效:金钱、信徒和谎言

20年来,43岁的上海人欧成效拼命地赚钱,并因炒房致富的技法收获了无数的拥趸、被奉为“炒房教父”。在他所代表的的群体背后,流传着一套游走在黑白边缘的炒房哲学和方法论,他们也因此持续遭受着质疑。借助炒房,欧成效已然实现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升级,他还预计,自己有望在60岁实现A10到A11的飞跃(A10即个人资产十位数)。

当北大博士成为外卖骑手

我记得3月的时候,北京天还挺冷。当时我还没开始跑,处于观察状态,有一个骑手带着我跑,我们俩跑相同的距离,一样的时间,一起进了企业的电梯,他搁那儿喘气,汗珠子就从额头上往下冒。我就在想我跟他一块跑的,确实身上发了点热,但不至于到大冒汗这个程度。我就说你是不是累了?他说不是,我是心里面发慌。

网吧关停潮前夜

空调的管线在“嘀嗒”滴水,坐在下面的顾客抹了一下头发,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空位。他嘟囔着,向网管李文要来了一把雨伞,一边打着伞一边看电视剧。过了一会,他又跑过来说,我想玩会儿游戏,有雨衣么?屋里密密麻麻站满人,都在等待通宵。吧台的订位、订餐电话响个不停,门前摆了许多椅子,供顾客取号排队。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自诩卑微打工人的无望青年们,在这股投资热潮里嗅到了理想生活——躺着赚钱的气味,应声而来,激情入场。春节假期结束,大家兴奋地期待着股市重开。但对新基民来说,狂欢期实在短暂,他们迎来的是基金暴跌,低迷行情持续至今。对不明就里跟随潮流入场的部分年轻人来说,这项挑战突如其来,毫无防备,成为很多人理财生涯里慌张的第一课。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