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十年斋菜煲

斋菜煲是海南过年过节吃的传统菜,里面有黄花菜,冬菇,木耳,水芹,发菜,还有很多种料,不下20种,做成煲,放在小碗里面拜神。在海口的过年传统里,大年初一不杀生,要吃素,吃斋菜,过了初二再杀生。斋菜是初一用来拜玉皇大帝的,我们海口人叫老爸。初一要拜老爸,他是最大的。但是在海口的传说里,他不吃肉,就拿斋菜拜。

雪乡今年宰客了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这儿120是啥都能看着咯?”尖脸女人也有点生气,“你哪儿的人啊?你们广东那儿吃顿饭得多少钱啊,我这120大街票啥都能看着吗?”“你以为这图片是在雪乡满大街都能看到吗?这是梦幻家园才能玩儿,这是梦幻家园才能看到的景,只有梦幻家园里面才能看到这个。你上去才能看见,不然你根本看不着。”导游总结似的再次劝我。

送你的人有一万件心事

王中利10年前从河南老家来到深圳。第一个中秋节,有姑娘上车后,和他说了声“中秋快乐”。“你说啥?”他反应过来后连忙道谢。“当时觉得好温暖,现在都记得。”这些年,愿意给他微笑、说一声“谢谢”的人愈发多了,尤其是年轻人。刘银燕驾驶线路上有公园,晨练老人多。有大爷看她咳嗽,第二天带来几个人参果。

东北人在深圳

刚来深圳时,东北青年谷明杰差点跟人干起来。那时他在深圳地铁当站员。一到地下,瞅不见太阳,“仔细观察,值班人员脸上绝对没有笑容的”。他1米9的个子,又年轻,总觉得“暗无天日”。一回,他在柜台里低头处理业务,没留心有人插队。后面的人不乐意了,说,你们地铁的人都不管吗?“他就在你前面,插的你的队。”谷明杰理直气壮。

青旅江湖16D

16D是一家青旅的房间,坐落于香港某区一栋楼房里。这栋大楼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旅馆,房间像蜂巢一样,密密麻麻。 和内地的青旅不同,这家青旅没有葡萄架,没有院子,公共活动空间很小,狭长的走廊两边,一边是卫生间兼淋浴房,一边是房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这里住的人三教九流,彼此不问姓名,喊一声大哥,或称一声兄弟。

辽河油田子弟:东北是不是我的家?

油田子弟们在盘锦,自带光环。宋佳琪从小就读于油田学校,周围都是油田子弟,她基本没出过油田的活动范围。妈妈告诉她:“地方”坏人多。“小的时候,你打眼儿一瞅穿的衣服,70%左右就能分辨出油田和‘地方’的孩子。” 宋佳琪从小的印象就是,油田条件比“地方”好。小孩子们大体被分成三类:油田小孩,采油厂小孩,“地方”小孩。

记一次与“乌托邦终结”有关的多国之旅

我上周六刚回来。(1月)18日晚上坐火车去奥斯陆,呆了三天,22日上午去挪威中部山区Vinstra in Wadhal旅馆,过了6天既奢侈又激动人心的生活。学了一些滑雪的基本动作(由4名专业教练上课),摔了数不清的跤。27日回奥斯陆,28日回卑尔根。已经办了南斯拉夫和奥地利的签证,西德、丹麦和瑞典过几天可以办成。

荔枝、大雨和华南虎:一个北佬的南方记忆

刚上大学时,学校组织新生在大礼堂里看电影,名字早忘了,应该是香港黑帮片,里面有枪战的画面。电影里讲着稀奇古怪的语言,鸟语一般,也没有字幕,两个小时,看得我一头雾水。郁闷之际,偷眼看看身边,几个南方同学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交头接耳。散场时,广东同学李劳德告诉我,电影里说的是白话,也就是粤语。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