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革命时期的爱情

表面看,左蓝是为保护翠平、保护余则成而死,实际上,她是为了革命大业而献身。这将余则成对她的情感升华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他悼念左蓝的方式是形而上的,他郁郁寡欢,病成方寸,反复诵读左蓝留下的那本《为人民服务》。翠平对左蓝之死的反应则非常本质,她冲口而出,如果知道左蓝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人,我就告诉她,我们这夫妻是假的。

郭采洁 逃离

其实我疲惫挺久了。这些年,每到一个城市都是机场与酒店的往返,状态长期紧绷,经常会觉得时间是快转的。2019年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子了,我必须要缓下来,重新恢复我的五感。之前,我在台湾乌来山里看好了一小块林地,当时就觉得,我好像可以隐退一段时间,我想把时间还给自己。但因为大台风,进山的路断了,就没有成行。

郑渊洁:我要为学习不好的孩子主张权利

我在生活当中是躲人的。每天凌晨2点半起床,傍晚6点半睡觉,这个习惯完全是因为1985年创办了《童话大王》,每月1号必须交稿,如果不交,就要重罚我。但白天老有人来,后来发现,早晨4点半到6点半是不会有任何记者采访我,也不会有任何人登门,所以我夜里8点半睡,清晨4点半起。我在家弄了个暗室,有个玻璃,从外面往里看是镜子。

Twins 20周年:这一站,天后

2001年,Twins出道,同名EP《Twins》一发行就在半天内卖断货,阿娇的家人都没买到,Twins的经纪人霍汶希还以为是唱片店看衰Twins而没进货。Twins去旺角出席活动,街头涌动十多万人,十分钟增加了20多名安保,有中年警察问霍汶希,她们是谁,怎么会来这么多人。霍汶希说,回去问问你们的女儿吧。同学间的最大话题是分辨哪个是阿Sa、哪个是阿娇。

亲爱的观众,你们对国产剧的要求实在太高了

我认识的许多制片人,都处在很想做好却没有太多空间的尴尬里。他们能保证拍完、不超支、不超期,就已经很厉害了。不过我没怎么接触过平台的制片人,也许他们能够从头到尾去贯彻自己的东西,做一个“大制片”。大部分剧组的生态,就完全是“工业化”的反面,不是一个特别规范的地方,更像是一个江湖,一个小社会,按照权力体系排列。

“过气超女”恳谈会

我是体育出身的,最早我爸爸让我做特警,但我死活都不愿意去,我受不了那种管束,而且要跟别人合住,我是一个特别自我封闭的人,讨厌别人进入到我的空间里。2006年去参加超女比赛,那时我和尚雯婕比较聊得来,因为我们是一个赛区出来的,两个人都不爱说话,开始的时候票数都最低,两个人老可怜了,在一块聊得就多了。那时候比赛太不容易了。

“闯入者”刘擎

刘擎努力让自己走得自然,但还是忍不住“出戏”。后来他说,感觉自己旁边像站了个“小人儿”,一直在窃窃私语。“多可笑啊。”那个小人儿说。“走路被这样拍摄,在我的框架里是不成立的。”刘擎感到有点荒谬,自我身份和被赋予的角色之间有了缝隙,他觉得,那像是某种“反讽”。在这种时刻,刘擎会选择将个人判断悬置,完全把自己交给专业人士。

在快手上写诗,一个农妇逃离生活的出路

村里很久没发生过新闻了。有村民对全现在回忆,上次有记者到村里,还是五年前曝光村庄周围的“私厂”。“私厂”以石棉厂、炼铁厂等重工业企业为主,最严重时,烟囱冒出的黑烟能遮住太阳。直到今天,河流下游依然受到污染,“水都有毒”;靠近工厂的庄稼地也会减产。 九重镇改名丹阳镇已经十三年了,但当地没人使用这个新名。

网红与凝视她的女人们

有意识起她就知道自己是美女。小时候一被家人抱去公园,就有大人围上来看她。三年级时,男同学在宿舍说梦话喊她的名字,把得知消息的父亲吓得不轻。被凝望和羡慕的人生的第一次坎坷发生在爱情。在美国读大一时,蒋东霖与一个男同学恋爱,到暑假前夕,男生突然消失,她急得要报警,才知男生家中破产,跟了一个帮他家还了100万债务的女人。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