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旗宾馆中的大国小民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住进这家宾馆。对于年长的游客来说,他们得知这家酒店的信息是从乡亲、朋友打听到的,因此每天都能见到几个人亲自走过来问还有没有房。正因找不到房的多了,一些附近的居民会搬个小马扎或是直接蹲在宾馆门口,向每个悻悻然的游客吆喝着“住店住店,便宜啊,观旗10分钟”。不过游客是很警惕的,他们只会拘束地询问房间的价格。

著名蒙冤者的人生重启

刘忠林又一次走进了法庭。作为已知“被关押时间最长的蒙冤者”,他曾发誓这辈子不会再打官司,不会再到这种地方。从22岁到49岁,他一直陷在“别人”的案件里:1990年,吉林省的一个村庄挖出一具女尸,他成了被告,被一步步推向了审判席和牢房,直到2018年法院改判他无罪。但这一次,著名冤案的当事人成了一起离婚诉讼的原告。

养猪大王的四十年

关闭我们猪场时,我跟领导争取,领导说:香港不养猪,猪肉吃得比我们好。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几十年来,中国的猪肉从来没有这么贵过。前几天,中央领导又召开了一个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的会议。从中央到省里,再到市里,对于养猪业又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重视的程度了。我的猪场似乎又迎来了转机。我觉得,我可能又能养猪了。

海底来的人:中国初代模特队传奇

24岁时的贡海斌时常出没在北京最繁华的西单路口,那天西单商场前聚着一大群人,一圈圈地围着两男一女三个外国人,贡海斌走近了,还想挤进去看个究竟,慌乱中扯断了拎在手里的塑料袋,六个馒头掉出来,“骨碌碌滚了一地。”两三个春心萌动的姑娘时常等在贡海斌家附近,足够大胆的会凑过来,“哎哥们,你干吗去?”“我回家。”

镀金时代

2003年6月,国务院国资委成立的第三个月。李荣融在内部会议突然说,国资委监管的范围,还将包括联想、方正这类混合所有制的企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主任几句话,就让联想和方正高管们如坐针毡,几个月睡不着觉。那是“国退民进”和“国进民退”并存的时代。如果真要说“保卫联想”,那时才是柳传志振臂高呼、奋力一搏的关键时刻。

中国崛起时,我们和世界的沟通语言只有消费

中国人在涌向世界,一些表面上的混乱、枯燥或者说喧闹背后,有一个深层的问题——在中国崛起的时候,我们跟整个世界的沟通语言只有消费的语言,这种单一的语言让我们触目惊心,我们对其他国家的文化、历史、宗教、艺术、文学都有巨大的漠视。我们有多少语言学家、多少历史学家、多少新闻记者帮助我们去理解国家了解世界?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