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新冠诊断标准的女医生张笑春:疫情结束了,我的家散了

人们认识张笑春是因为这条朋友圈。但少有人知道,此后她在呼吁、解决更多防疫问题的同时,也经受着来自家庭和自身的心理压力。自两年前来到武汉工作,张笑春和丈夫两地分居,父母在武汉帮她带女儿。一家人原本计划回内蒙古团聚过年,张笑春却在得知疫情后劝父母退票。两位老人感染新冠,父亲一度病危,尽管最终康复,却留下了后遗症和严重心理阴影。

《八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去年底,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把管虎隔离在屋子里。“是老天爷让你停一下”。管虎说,他是个很宿命的人。漫长的没有电影拍的时间里,他开始大量阅读《1900》《长征》这样的大部头,以前不感兴趣的、觉得不重要的电影现在也都开始看。他新养了一只大黑背,“那种眼神儿、护着你那种感觉,就能形成一故事,让你特别有表达的愿望”。

中国式超级医院:黑洞、抽水机和最大乡镇卫生院

大大小小的超级医院群一旦形成,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并强势主导整个医疗体系的格局,如同宇宙中的黑洞,吞噬周边的患者资源,拥有超高逃逸速度——让其中的医生即使满腹牢骚也无力出走,甚至将药品、耗材、设备等上游大型厂商也裹挟于周边,按照医院划定的轨道运行。如今,当超级医院巨大的扩张惯性与医改的洪流背道而驰时,中国医院格局将何去何从?

阮次山:第三种忠诚

这时候,第二次采访已经进行了超过7个小时,阮次山体力几乎耗尽,他从沙发上坐起已颇为吃力,需要用手握住扶手,胳膊用力支撑。他的背有些佝偻,走路步调缓慢,情绪也随着话题而低回,语气虚弱而伤感。这让人相信他表述中的那部分真诚的东西—他一边试图将国家与政党、政府进行切割,一边真诚地将自己对国家的忠诚寄托在党的高层领导的身上。

普通人李文亮

他追剧,喜欢看《庆余年》,也追星,最近比较喜欢肖战,觉得肖战长得帅,唱《绿光》特别好听。车厘子158元一斤,他会调侃自己吃不起,买了几个橘子花了30块,就喊自己“屌丝”,感叹生活艰辛。他还很喜欢转发抽奖微博,抽手机的转发,抽车的转发,抽车厘子也转发,终于有一次,他没做中奖绝缘体,抽中了一盒湿巾,他专门发微博感谢了金主。

武汉病毒纪事——2020 年的第一场疫情

这一次的休市,几乎要使华南市场干货店老板曾嘉欣找不到生活的信念了。2019年11月,因为一家卖辣椒等干货调料的商铺起火,曾嘉欣的商铺,以及铺子里69万的干货曾被付之一炬。借了贷款,用半个月的时间把商铺重新装修,12月,商铺重新开业,营业额逐渐回升。未成想,一场病毒,又把她刚有起色的生意,打回原形。

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本文按时间顺序(同类事件予以归并),列出2019年文化事件。但需要说明四点:一,资料来自中国大陆地区媒体和网站,所涉事件主要限定在中国大陆地区;二,内容以文化事件为主,也会列入具有文化意味的其他事件;三、回顾以复述为主,不做评议,以免有“妄议”之嫌;四、作者未有编纂详尽备忘录之准备,所以事件是否入选具有随机性,详略未必得当。

交警谭乔:我们维护的是法律的尊严,不是哪一个警察的尊严

我们维护的是法律的尊严,而不是哪一个警察的尊严。有的时候我们警察在执法的过程当中,可能搞得有点混淆了,说你对我不尊敬了。他/她如果对法律不敬,你可以处理,他/她对你不尊敬,那是你们个人恩怨,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跟他较真。我们遇到的多了,我做节目时还有人拿着棍子要打我。只要他不说法律有问题,我觉得他跟我的个人恩怨我们好解决,是吧。

观旗宾馆中的大国小民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住进这家宾馆。对于年长的游客来说,他们得知这家酒店的信息是从乡亲、朋友打听到的,因此每天都能见到几个人亲自走过来问还有没有房。正因找不到房的多了,一些附近的居民会搬个小马扎或是直接蹲在宾馆门口,向每个悻悻然的游客吆喝着“住店住店,便宜啊,观旗10分钟”。不过游客是很警惕的,他们只会拘束地询问房间的价格。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