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高处去”,卫河不眠夜

高增一家人开车到城北吃饭,还没吃完,暴雨来了,“车都泡水里了”。回不了家,高增只能在附近找酒店,但多个酒店都是满房状态,直到0点多,一家人才等到一间房。一家四口挤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找到韩俊,用“船”送他们回家。高增妻子的鞋不方便趟水,于是把鞋子用塑料袋装好放进胸口的包中,穿上酒店的拖鞋。路上泥泞,白色的拖鞋已经沾满污泥。

郑州暴雨前后,一座城市的时间表

那一天的反常是这样开始的。7月20日,乘客小高坐上了G56次列车,准备从西安去往北京。上午9点20分发车,开动半小时后,列车就停了。广播通知,因前方天气原因暂停。一名年轻的乘务员举着喇叭在车厢里来回解释,“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下午5点,列车调转方向,把乘客又送回了西安北站。到家后,小高才得知500公里外的郑州发生了什么。

暴雨中,被困的列车与河南山村

一名穿着红色雨衣的老太太,穿着拖鞋,小心翼翼爬下山坡,拎着一筐刚烙好的饼送到了K31次列车旁。原本困顿的车厢一下子沸腾了,有些乘客从窗口给她递钱,她连连摇头,“不能眼看着火车上的人饿着,一人吃一口也好,我能尽点力就行,不要钱。”没过多久,这位老人又小心翼翼地端来了一大锅米汤。陶静想给钱,对方也摇摇手说不要。

重症监护室,停电断网在暴雨中

护工老李可能是人群中最淡定的一个。他61岁,身材挺拔,穿着深蓝色的翻领T恤,走路十分轻快。做护工11年,郑州数得上名头的医院都去过。他在监护病房照顾一位80多岁的心脏病患者。尽管老李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雨——他形容当时的雨势,“手拿脸盆伸出去,再收回来,盆就满了”——但这不是他第一次遭遇医院停电。

在巩义塌陷村庄里等待丈夫的两天

“轰”,张艳艳怀里十个月的婴儿“哇”地被吓哭了。她从大姨家二楼阳台看出去,后面坡上母亲家的院墙倒了。灰色水泥带着透红芯的砖块,把大姨家红色钢结构房顶砸出一处凹陷,碎砖头很快被雨水冲到了地上,摔进没过膝盖的泥汤里。那是7月20日中午11点,小关镇段河村的雨又下大了。听说墙塌了,正在大姨家院子帮忙清淤泥的母亲连忙往家赶。

卫河决堤口下的村庄

起初出现渗漏的是卫河左堤彭村段提灌站附近的涵洞,那是他们平日里为引卫河水灌溉庄稼地而修建的。他们费尽心思地堵想住那个漏洞,晚饭时分,有人一度以为渗漏堵住了,但“吃完饭回来那个地方就不行了”。卫河水涨得飞快,最终把大堤“憋开了”,在场者回忆,大概是晚上10点钟,天色已经黑透了。一切都在预料之外。

那天傍晚,郑州地铁5号线发生了什么

一位郑州地铁5号线工作人员谈起停运时间表示,“很多事情是有程序的,司机开着车见到水,也不敢私自决定停车,线路也是一样,一个城市的地铁线路停运,这需要公司领导和市里的沟通和确定。”该员工表示,事发当天,他和同事在距离沙口路地铁站6站外的众意西路站维修设备房,当日雨大,设备房出现了漏水,但并不影响地铁安全正常行驶。

米河镇48小时

河道中洪水滚涌,许多车辆被冲走,柏油路被连片掀开,路面中倒下的电线杆难以计数,电线缠着倒下的树木、车辆、各种垃圾躺倒在大雨中。37岁的宋京自小在巩义长大,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水,记忆中,“山清水秀”是米河的代言词。小镇生活节奏慢,他因工作需要,频繁从巩义前往郑州,每次路过米河总要停下来,和朋友们吃一碗当地特色的地摊烩面。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