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高锟: 与脑退化症抗争的15年(下)

很多熟人他都不认识了。看见他们,他没有笑容,表情僵硬,或者没有表情。看见人多时,或者到了不熟悉的环境,他害怕。见了高大的男人,也害怕,又似乎有点不知所措,有时会跑到人家旁边,打他一拳。杨纲凯请他和太太来家里吃饭,菜都端出来了,他还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似乎有点不安。杨纲凯说:“哎,坐下来,坐下来,吃饭。”

苹果村不相信梦想

向组长讨回那120元之前,王希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他遇上了昌硕近年来最大的产能收缩。两个月前,这个仅次于富士康的第二大苹果代工厂,因苹果砍单,陆续拆掉了iPhoneXR的产线。像许多产线工人一样,之前他还讲着要改变命运的奋斗故事,他笃信流水线只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一有时间就用盗版软件学习编程。他的梦想是成为手机设计师。

诺奖得主高锟: 与脑退化症抗争的15年(上)

1993年3 月 31 日早上,高锟来到烽火台,面对着中大千余师生及香港所有媒体,就接受港事顾问职务做出公开解释。 高锟不善言辞,面对发问者的冷嘲热讽,他不以为忤,有时甚至忍不住和学生一起笑起来。他说:“我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希望大家努力对香港的将来做一些事情,这是不错的。香港的将来是大家的将来,可能对世界的影响非常大。”

我眼中的ofo和戴威

我问他,关于个人的形象包装这一块,有没有比较喜欢的风格,我给他举了几个例子:张瑞敏,老一代的企业家,爱读书;雷军,比较幽默,比较江湖。他很喜欢雷军,又觉得自己的形象跟雷军差距比较大。最后,他说自己欣赏梁建章。我能够理解,梁既是企业家,也是人口学家。戴威还跟我说,如果他今后有机会读博士,想研究行为经济学。

去年是水浒,今年是金庸

11月上旬的时节,乌镇夜凉如水,马云和马化腾都没有穿秋裤。两人还是保持着王不见王的惯例,马化腾和李彦宏激辩“未来”,马云和比尔盖茨畅想“世界”,还是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张磊说马化腾约饭局从来约不上,讲产品BUG秒回。而马云保持着自己的“大开大阖”。如果不是明年就辞任阿里巴巴董事长,今年可能就让逍遥子替自己参会了。

中国社交二十年

1995年8月初,清华学生ace用台湾大学椰林风情站的系统,在实验室的一台386/Linux上架设了BBS。8月8日,中国教育网第一个BBS“水木清华”正式开放,IP:166.111.1.11。在这里,一个北京的小程序员,通过IP字段发现了同样在方正工作的暗恋对象。生活中羞涩的他在网络里却是如鱼得水,和女神天南海北聊得异常投缘,最终抱得美人归。

流离失所的互联网原住民

卷入这场风波中的年轻人,是互联网上的原住民。他们熟悉科技带来的一切方便。但当机器的齿轮开始运转,他们发现再也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活。租房平台杳无踪迹,贷款催款,房东催租。焦虑、孤立无援、不确定感包围着他们。除了征信违约的风险,还有流落街头的可能。我们称为技术的东西是一个巨大之物,每个人的生活都前所未有地与它绑定。

刘慈欣×潘石屹:人类正活在技术的安乐窝里

“你会发现,让人宅的那些技术发展得都很快,开辟新世界的技术发展得都慢。这很危险,对人类来说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谁也不知道。” 说完这番话,场子静了几秒。刘慈欣表情羞涩地搓搓手,“等会儿,麻烦帮我拍张证件照?随便拍拍就行。”刘慈欣连忙解释道:刚接到电话,说签证照片不合格,必须重拍。潘石屹听了哈哈大笑:当然没问题,必须拍。
没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