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吃饭,是一种生命力

面前是一只烤全羊,1.2米长,35斤重,羊横在架子上,被切成了网格状。大胃mini站在烤羊后头,穿着黑白背心,扎着双马尾,身材清瘦,脸带笑容,一笑便有俩梨涡闪现。她一手撕羊,一手抓进嘴里,边吃边笑嘻嘻地同粉丝拉家常:“我最喜欢吃肥瘦相间的肉了”,吃美了,忍不住感慨,“人还是要多吃肉”,而评论飘过最多的,是“这些我能吃一周”。

裁掉两百人后,他把自己也裁了

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的HR柯文,裁掉两百人后,把自己也裁掉了。一开始,他想要撂挑子,但又想公司的确是撑不住了,欠了很多钱,这次是“剔骨求生”。他说服自己做事要有始有终,对自己的上司说:“这事我给你干,只是为了公司考虑。”“做完就离开。”柯文想,“这种事情绝对不应该成为我的业绩”。包括柯文在内的5个HR,要开掉两百多人,时间紧、任务重。

一位医生遇刺后的一年

还没出院时,有一天,他下意识地打开了一个在线看诊的APP,登陆自己的账号,回答患者的留言问题。现在回想起来,他依然觉得那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出院回家一个多月后,张卫兵评估了身体状况之后,决定回医院上班。王芳仍然在家休息,准备三餐,照顾他的起居。上班的第一天,他买了水果和饮料,用小推车推进医生办公室,请所有同事吃。

在白熊坪,保护大熊猫的年轻人

30多年后,刁鲲鹏有了不同的感受,“爬山其实是最轻松的,你身体累,心里不累。”时间久了,他有了一个“山里人的鼻子”,能分辨出每个季节的味道。在冬天,突然间闻到一种湿湿的、草一样的气味,就知道春天要来了;夏天是“一种热带的土腥味”。秋季的森林比往日干燥一点,气味不像春、夏那么明显,“有一种树叶、树粉的味道,像是干的树叶被捏碎了”。

实名举报性侵后胜诉,19岁的她都经历了什么?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我是说,以前谈恋爱,我也经常找个什么事情来刷一下存在感,小作怡情嘛。但那件事之后,一切都变了。那种伤害一时半会恢复不了,别人看着我,表面上嘻嘻哈哈,一点事都没有,一个人呆着呆着,就会莫名其妙地哭,哭过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能感到绝望。然后就开始有暴力倾向,自残,甚至跟前男友吵架的时候还会打起来。

手工耿和他无用的100件发明

第100个发明做到一半,手工耿觉得进行不下去了。那是一件叫做“不锈钢拳击背包”的半成品,可以用于近距离格斗。但背上去之后,两侧的不锈钢拳头出拳速度太慢。他拿秒表测算,一秒只能打出去两拳,战斗力远远不够。可真的背一个会打拳的背包有什么用?既然是无用的发明,出拳的速度是一秒两拳或是一秒四拳,又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手工耿瞪大眼。

她是个中年妇女,她还是她自己

儿子3岁多的时候,张蓓给他喂了一碗肉饼炖蛋。蛋有点凉,她着急做别的事情,没再热。隔天,儿子拉了肚子。她一样一样复盘,想起了这碗没加热的蛋,觉得自己“不会当妈”。在家全职带娃的第三年,自责的情绪几乎时时刻刻都会跑出来。看到别人的娃带得精细,喂得白胖,穿得洋气,一岁半就开口学英语,她脑海里就会响起自我否定的声音。

那些因猫致贫的年轻人

最开始决定养猫时,北漂张楠的指导思想只有一个,不能太铺张。她计划把每年养猫花费控制在2000块以内。吃15块一斤的国产猫粮,3块一包的妙鲜包,10块钱8个的皮老鼠玩具,洗干净可以玩一年。万万没想到,养猫也有鄙视链。在猫圈,杂牌粮不如品牌粮,国产粮不如进口粮,配方粮不如无谷定制天然粮,袋装罐头不如罐装的。为猫消费升级的路没有尽头。

《红蜘蛛》,那些被送入监狱的女人

“我相信每个人身上兽性和人性是各占百分之五十,稍微一个刺激它就偏到左边了,稍微一个刺激它就偏到右边了……在还没有那么多人坐飞机时,都晓有一次做制片,从外地飞回去,包里面满满当当装了30万块钱。机场过检查的时候,他在旁边等着包,检查人员看着显示屏,都晓听见有一个人说:“这么多钱,这他妈在外头我非干了他不可。”那瞬间,他背后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