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把1万多个“小代皮鞋”涂遍了整个新疆?

没人知道那两个年轻人在新疆究竟画了多少个“小代皮鞋”广告。更没人知道“小代皮鞋”们具体散落在哪。甚至连代老板自己也不清楚有多少面新疆的墙壁被自己安排过。“我也不知道画了多少,反正那一年那俩人每天没别的事,就是画字,我一共花了40多万在画广告上,1万个肯定是有的。” 代老板清奇的广告思路,其实是拜电视广告所赐。

鼓楼蹦迪圈的传奇一姐,白人老头排着队和她约会

被livehouse包围的鼓楼,游走着一个传说。有人说只要在周末的dada遇到她,今晚的演出就不会差;E&A门口抽烟的人,会炫耀自己给她点过火。Temple的调酒师告诉我,上次她在舞池中央搂着洋老头激吻,整个舞池都疯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相信眼前这个62岁的大妈,就是那个口口相传的佳话。“广场舞势力终于对livehouse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