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于遇到鬼

主持人戴军分享过两个小故事。第一个故事跟汽车有关。他说十几年前爱卡汽车发展迅速,有个胡建大佬找到当时最大的汽车俱乐部宝来车会创始人张光明和李钊,说有兴趣收购。胡建富豪在详细了解宝来车会的运营模式后,十动然拒,自己创办了一家会员制的汽车俱乐部UAA。这就是中国租车业最大公司——神州租车的前身。第二个故事跟咖啡有关。

三个武汉家庭的生与死

过完年,申威每天要开车往返武汉第七医院四五回。从武昌小东门父母家到七医院,途经民主路和中南二路。这是武汉最堵的路段之一,逢早晚高峰,一公里多的路经常要走半小时。现在,中南路畅通无阻,申威开五分钟就能到医院。封城后,武汉城空空荡荡。有摄影师航拍了这个一千多万人口的超级城市,镜头扫过楚河汉街、街道口、岳家嘴,路上没有一个人。

大象踩了他一脚

2017年9月4日,华为总裁办发出了一封由任正非签署的电子邮件。这封邮件里,一名叫梁山广的员工,因为举报内部创新造假,被任正非点名升职两级,并指派一名高管保证他:免受打击报复。这封邮件鼓舞了华为上上下下很多人。也是那一年,一个“胖子”,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任正非。这个人叫李洪元。他也要“清君侧”,反映自己部门的情况。

公鹅和母鹅

“黄老板是不是又要出来了?”今年愚人节,香港联交所一开盘,国美零售的股价突然大涨。家电业投资者议论纷纷,他们仿佛又嗅到了黄光裕的气味。虽然这几年每过一段时间,黄光裕要出狱的新闻,都会被媒体拿出来炒作一遍。但这次好像真不一样了。果然,国美投资关系总监在香港跟媒体说,黄老板明年会出狱回归,我们一直向他汇报战略转型的进展。

养猪大王的四十年

关闭我们猪场时,我跟领导争取,领导说:香港不养猪,猪肉吃得比我们好。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几十年来,中国的猪肉从来没有这么贵过。前几天,中央领导又召开了一个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的会议。从中央到省里,再到市里,对于养猪业又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重视的程度了。我的猪场似乎又迎来了转机。我觉得,我可能又能养猪了。

笑问客从何处来

1969年,宁波十六中的初中生寿柏年,成为了中国上山下乡大军中的一员。老寿加入的是浙江生产建设兵团。他们在萧山东北部钱塘江口围海造田。他后来跟我说,他们睡在江边,晚上钱塘江涨潮,坝里打几十米高的浪,天上雷声轰轰。萧山做农民的八年,老寿说是一生最难熬的日子。那代青年最苦恼的,不是体力劳动繁重,而是岁月虚度、报国无门。

北大无战事

2017年12月11日,海淀工商局二楼的办事大厅,方正集团员工李岱正在排队办事。突然,一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她手里抢走了一套证照和几枚公章。事情发生太快,以致于一句“怎么是你们?!”过了很久才说出口。民警来了。留下一句:这是你们自己的事。被抢走的,其实是北京招润的公章。而从方正手里抢走公章的人,正是北京招润的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