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存钱,就想有生之年能打上一针

张笑总会随身带着一个小药瓶,空的。这是她2016年从台湾带回来的,里面装着治病的特效药。因为患有黏多糖贮积症I型这种罕见病,27岁的张笑仍然保持着童年的身高,一度无法自己完成洗头、穿袜子等动作,走路也得小心翼翼。这是一种溶酶体累积病,目前无法彻底根治,最有希望的疗法是特异性酶替代治疗和基因治疗。

玩具店里的枪支案

最初,那是有关玩具的小本生意。山东省青州市国威玩具店店主李秀兰以每支290元的价格从临沂市的批发商景安朋那里进了一批玩具枪,再以每支400多元的价格售出。这种玩具枪的子弹是塑料制成的“BB弹”,根据顾客董冰冰后来在法庭上的回忆,他用来“在附近山上打瓶子、打鸟玩,玩了不到两个星期坏了”。然后,警方查获了20支这样的玩具枪。

最难戒掉的过去

叶雄说,假如真有地狱,吸毒就是从人间坠入地狱,戒毒就是从地狱爬回人间。叶雄今年63岁,在2002年3月离开上海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时,她感受到的是焦虑。她1991年开始吸食海洛因,10年后被强制隔离戒毒。她离开戒毒所时,她的父母已经去世,考虑到弟弟已有家业,她不想再去打扰,而她也早已离婚。那一晚,她睡在了公共澡堂。

一次一无所有的馈赠

那是一副窄窄的肩膀,在深夜医院走廊的日光灯下颤抖着,显得尤为单薄。肩膀的主人正在签署一份文件,申请捐献自己14岁女儿的遗体。这份文件总共3页,40岁的魏萍认字,但写不好字。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帮她填好了其他信息,最下面的签名栏,她比着身份证,描出了自己的名字,最后在名字上按了个红色指印。2020年8月31日晚上。

考古女孩那些考上清北的高中学长……

潘军所在的校友群讨论很热闹。潘军没插话。这件事本与他干系不大,8月初,听校长说钟芳蓉因媒体采访压力很大,潘军决定趁学校给她送书的机会去她家一趟。他在耒阳做选调生,去钟芳蓉家那天是星期一,他特地跟单位请了假。潘军说,他在钟芳蓉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他也曾被聚光灯包围,2012年,市领导、学校老师一行几十人驱车到他所在村里。

还钱

何家有5个成年的儿子,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平南县官成镇旺石村,这样有5根柱子的大家庭看起来是最抗台风的。可母亲去世后留下的30多万元欠款快压垮了这个家庭。钱是一定要还的,哪怕每月还500元。老大何国荣怕失了信用,从网贷平台上先借出钱来。这些新掏出来的洞,留给自己日后慢慢填平,他习惯了“拿下个月的工钱补上个月的窟窿”。

生命的延长线

每张病床前,都摆着像医院ICU一样的监护系统。大多数时候,病房里安静得只有机器的响声。每天早晨9点,护士对病区进行消毒打扫,蓝牙音箱通常会被打开,好“制造点声音”。在把妻子陈蓉送到这里之前,安卫东犹豫了很久。“那就意味着放弃治疗了你懂吗?”在医院,他已经被多次告知对妻子“没有治疗方法”,但他仍不愿意放弃。后来,他不得不来到托养中心。

羊倌之死

已经没法得知,在这个夏天,李金财究竟是怎么接触到鼠疫传染源的。他在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的土地上生活了69个年头,这里位于阴山山脉以北,平均海拔超过1300米,是内蒙古自治区19个边境旗(市)和33个牧业旗之一,也是25个鼠疫高风险区之一。老羊倌每天上午会赶着羊出门,没有固定放牧的地点,只随着羊群吃着草走到哪里,就跟着走到哪里。

野狼想要带人回家

新登多山,富春江支流绕过,在晨间形成谜一样的雾气。山上有竹子、野杨梅和野猕猴桃,每到清明和秋季,失踪率上升。“我们像打猎的,只是不知道猎物是什么。”野狼搜救队多半搜救对象是老人,也有迷路的驴友和离家出走的孩子。有时找到失踪者,对方摇着头,满脑子是“我要死了”。搜救队员的第一句话是告诉对方“你还活着”。

年轻的人们回来过

1998年之后一直待在岛上的周文斌,起初只是跟着表哥卖化肥。随着更多的人离开小岛,他们的化肥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种地”。“江洲第一批人离开是在1998年溃堤后,之后的每年都递增。”程金保2004年离开江洲镇去九江工作时,小岛正涌起第二拨儿外出务工的热潮。在岛上,夏天连到江里游泳的人都变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