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逃跑了

这是一次迟到了近24年的通话。电话从广东打来,那端传来一位陌生女人的声音,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带着些贵州口音,对方自称是河北小伙儿孙小隆的妈妈。听到“妈妈”这两个字,孙小隆愣了一下,坐直身板,又问了一遍,“你是谁?”孙小隆长到24岁,还从未见过自己的妈妈,除了一张泛了黄沾了污渍的照片。据说在他出生两三个月时,他妈妈就“跑了”。

一个女孩消失在驻马店

河南驻马店的这个女子,14岁离家消失,等到6年后被母亲无意中撞见,她已经为一对父子生了3个孩子。她居住的地方,距离她妈妈不过一公里。她和那家人住在一栋隔音不好的楼房里。邻居们跟这家人吵过架,社区工作人员去这家走访过,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房子里的异样。问题是,她现在确诊了精神分裂症,很难说清消失的这6年。

十五个春天

她与艾滋病病毒迄今共处了15年,是最早用上国产仿制药的一批患者。她在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留下厚厚两摞病历,吃过国家免费治疗政策覆盖的所有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其中一些已经因为副作用停产。因为经历特殊,她简直是一部艾滋病“药典”。她住院时,常有外国专家来围观这个“稀有动物”。最初与她一起看病的患者,很多没能等到黎明的到来。

令人扼腕的中学生坠楼事件

坐电梯40秒到11楼,步行19级台阶到天台,翻过1米多高的天台围墙,李华16岁的生命停止了前行。2018年12月2日晚上,东部某省松华市警方接到报案称,某小区发生坠楼事件。3日零时1分前后,辖区派出所赶到现场,确认事情发生在报案前约10分钟。根据警方调查结果,坠亡者系自杀。这是8个月以来,松华市发生的第4起中学生坠亡事件。

送你的人有一万件心事

王中利10年前从河南老家来到深圳。第一个中秋节,有姑娘上车后,和他说了声“中秋快乐”。“你说啥?”他反应过来后连忙道谢。“当时觉得好温暖,现在都记得。”这些年,愿意给他微笑、说一声“谢谢”的人愈发多了,尤其是年轻人。刘银燕驾驶线路上有公园,晨练老人多。有大爷看她咳嗽,第二天带来几个人参果。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

这近乎是两条教育的平行线。一条线是:成都七中去年30多人被伯克利等国外名校录取,70多人考进了清华北大,一本率超九成。另一条线是:中国贫困地区的248所高中,师生是周边大城市“挑剩的”,曾有学校考上一本的仅个位数。直播改变了这两条线。200多所学校,全天候跟随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一起上课、作业、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