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助八旬父亲自杀之后

协助父亲自焚后,陈贵平找师父念经超度了三天三夜。今年48岁的陈贵平和81岁的父亲陈水兴相依为命,在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南华寺住庙修行十余载。事发前一周,陈水兴因病排便排尿困难、无法自主行动,多次提出自杀。检方指控,2019年5月7日,陈贵平载陈水兴到附近荒废的崇泰寺,协助父亲完成自焚准备后,陈贵平离开现场,之后陈水兴点火自焚身亡。

“阴婚”暗网

看到亡妻棺椁,56岁的张运吓得浑身瘫软。棺木前盖被锯开,其中的遗体不翼而飞,仅遗空棺一副。棺外,妻子的寿衣被薄土覆盖,没来得及喝完的矿泉水、尼龙绳和胶带也散布在周边。这里是河南某地,自2017年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多个乡镇盗尸案频发,被盗尸骨皆为女性。在一份村民自行统计的失窃名单上,就有14户登记在册。

白马镇上的“鬼火”少年

白马镇是“鬼火”猖獗的地带。入夜之后,一阵风“嗖”的一下从稻田边闪过,少年们又开始飙车了。他们顶着蘑菇头,穿着紧身裤,脚踩一双拖鞋,猛轰油门、发出巨响。车子叫鬼火,一种踏板摩托车,装上彩色LED灯,能在夜里发出鬼火一样的光。少年们“炸街”之时,不远处的公路入口闪烁着警灯。一个哆嗦,他们把手缩了回来,紧紧抓住摩托车把,逃之夭夭。

清白者刘忠林的新生活

“女人,猜不透。”说起自己的婚姻,51岁的刘忠林像个为情所困的少年。他在长而柔软的沙发上寻找适合思考的坐姿,一会儿把脸埋进怀里的沙发枕,只露一双眼睛;一会儿双手握拳,把胳膊肘撑在膝盖上,用食指揉揉鼻梁;一会儿又转过身子,整个人扑在沙发垫上。无论坐姿如何,他每隔几分钟就要抬眼看看沙发旁边的墙壁。

普吉岛沉船一周年:58岁幸存老人的日与夜

2019年7月5日,郑兰辉打开沉寂一年的朋友圈,这一天里,他把“普吉岛沉船事故”一周年的纪念视频连续分享了七次。一年前的这一天,郑兰辉一家五口乘坐的“凤凰号”游轮在泰国普吉岛海域发生倾覆,事故造成47人死亡。灾难让58岁的郑兰辉失去了妻子、女儿、女婿,还有18个月大的小外孙女,他成为出游的一家五口中唯一的幸存者。

自私的穿越

冯浩离队当晚,李志森联系了老庞:“今天冯浩和林夕吵架了。现在冯浩不知道是去检查站还是绕路。麻烦你五到七天给冯浩打电话……”他判断冯浩会去附近30公里外的保护站。三人队伍,只有李志森带了卫星通讯装备。冯浩觉得通讯装备是“作弊”,他心中的穿越无人区是享受孤独。这意味着,队伍失散后,林夕、李志森无法联络到冯浩。

我不是张国荣

麻药打在眼睛上,眼皮耷拉,钟浩能听见手术刀切割眼皮的声音。手术室挤进了十多个人,医生、护士、电视台来拍摄的编导,手术灯太亮了,钟浩觉得晃眼睛、迷迷糊糊的。他从没做过手术,这次持续了近两个小时的双眼皮手术让他后背渗出来汗,右手攥住床单,医生问,“紧张吗?”2012年这场手术的半年后,钟浩要在杭州举办一场张国荣模仿秀演唱会。

白岩松:手机的投其所好是毁人的最好方式之一

我不想在那么多的朋友圈里待着。我觉得时间是有限的,一天就24个小时。朋友圈里有价值的东西没那么多,我跟手机不是很亲。天天捧着手机,N个小时,只要一无聊就觉得慌,赶紧掏出手机,立即被眼前的东西吸引了。晚上本来打算11点睡觉,有个健康的生活,心想就看十分钟,等看了一会儿,你发现哎哟,12点40了。

到海外选精生子的单身女人

选择孩子的父亲前,张薇(化名)做了一张Excel表。她详细列出十余名捐精人的学历、长相、职业、爱好、族裔等信息,请亲朋好友帮忙投票。张薇是某科技公司的CFO,大龄,单身,准备到美国选精生子。与她对接的美国某辅助生殖诊所驻中国办事处负责人侯鲲说,张薇对事务很有掌控力,“连孩子都是自己完美定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