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封武校少年之死

一名叫杨健的同学,曾跟王成在一个散打班,但不在一个文化班。他记得,王成很高,脸上很多痘痘,普通话说得不好,跟班里同学关系都不错。但从王成出事到去世的一个月,没有一个同学去医院看望过王成。杨菊花说,她去寝室拿儿子的东西时,教练告诉她,是同学抬王成去医院的。她又问“王成的同学哪儿去了?”对方回答她:他们都上外地演出去了。

广东路股民悲喜录

1996年的一个秋冬深夜,小胡子从广东路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那天天气寒冷,他很快洗漱完,准备上床睡觉时,跟妻子发生了冲突。“我要盖被子,她不给我棉被,还不让我睡觉。”小胡子记得,他一气之下,打了妻子一拳,并对着她喊道“滚”。凌晨两点多,妻子穿好衣服,很快就离开了家,不久又回来带走了儿子,结束了他们长达十年的婚姻。

1286天,熊猫直播从生到死

3月18日,这是网传熊猫直播彻底关闭服务器的日子,距离其官方微博发布告别消息和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发表内部告别信,已经过去了十天。这天的北京望京SOHO大厦和往日没什么不同,王思聪在这租了三层楼作为熊猫直播的办公地。潘石屹说,熊猫直播的租金交到3月底,没有欠租金,马上搬走了。下午五点多,前熊猫直播CTO黄欢开着手机直播来到18层。

“涞源反杀案”后的235天:一个家庭的绝境重生

说话时,她声音很轻,常常陷入沉默,两只手揉搓着衣角的线头。22岁的她,恍然觉得面对着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恐惧、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失眠、噩梦总是侵袭。她常一个人发呆,想念看守所中的父母。50多岁的他们,老实了一辈子,却在知命之年,卷入骚扰和打斗,落下血的阴影——去年7月,26岁的黑龙江男子王磊翻墙闯入他家,打斗中被小菲和父母反杀。

那些人工智能背后的工人

一个周五早上的九点整,韦小惜坐在电脑前,身体缩在黑色棉衣里。地处河南城乡结合部的办公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点击鼠标的声音和饮水机偶尔咕噜冒泡的声音。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他的另一个同事吴文龙。一张,两张,三张…不同人穿着同款安全服的照片从吴文龙眼前划过,他坐在电脑前,操控着鼠标,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他正在进行照片筛选。

过“独木桥”的艺考生

凌晨五点,宿舍有人从床上爬起来。几分钟后,寂静被打破了。瑞西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她看了眼窗外,天空是绀青色。突然一个“激灵”,她从床上弹起来,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这天,她有一个重要的日程,报名艺考。她没想到,报名通道“艺术升”网站迟迟登录不上。起初她以为是报名人太多,导致网络延迟,但这种情况持续了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