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源反杀案”后的235天:一个家庭的绝境重生

说话时,她声音很轻,常常陷入沉默,两只手揉搓着衣角的线头。22岁的她,恍然觉得面对着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恐惧、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失眠、噩梦总是侵袭。她常一个人发呆,想念看守所中的父母。50多岁的他们,老实了一辈子,却在知命之年,卷入骚扰和打斗,落下血的阴影——去年7月,26岁的黑龙江男子王磊翻墙闯入他家,打斗中被小菲和父母反杀。

那些人工智能背后的工人

一个周五早上的九点整,韦小惜坐在电脑前,身体缩在黑色棉衣里。地处河南城乡结合部的办公室里很安静,只能听到点击鼠标的声音和饮水机偶尔咕噜冒泡的声音。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他的另一个同事吴文龙。一张,两张,三张…不同人穿着同款安全服的照片从吴文龙眼前划过,他坐在电脑前,操控着鼠标,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他正在进行照片筛选。

过“独木桥”的艺考生

凌晨五点,宿舍有人从床上爬起来。几分钟后,寂静被打破了。瑞西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她看了眼窗外,天空是绀青色。突然一个“激灵”,她从床上弹起来,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这天,她有一个重要的日程,报名艺考。她没想到,报名通道“艺术升”网站迟迟登录不上。起初她以为是报名人太多,导致网络延迟,但这种情况持续了数小时。

孕妇携子自杀:一个自闭症患儿家庭的7年和13天

7点多,他第一次敲了敲房门,没有回应;8点多,仍然没有回应。他开始感到不安,找来一把钥匙捅坏了门锁,随后一点点撞开房门,他发现门被胶带呈“L”型封住,一股焦煤味飘了出来。屋内的空气让他无法呼吸。更让他感到窒息的是,怀孕三个月的妻子和七岁的儿子杨杨(化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房间地上放着一个盆,烧红的炭还未燃尽。

花总和他的“金箍棒”:风波之后,不知归处

12月9日下午,上海陆家嘴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台。服务员接过客人递来的护照和会员卡,办理入住登记。突然,她神色一紧,抬头看了眼面前戴帽子的男人,迅速拿起电话小声嘀咕了几句,之后拿着客人的证件跑进身后房间。七八分钟后,酒店一名法国高管着急地跑过来。“花总丢了金箍棒”知道,他被认出来了。

神木少女被杀案背后:少年江湖与叛逆青春

10月初,14岁少年张浩告诉朋友刘云菲,自己杀人了,很后悔。说这些时,他声音有些抖,脸上浮现出害怕的表情。想到身患尿毒症的父亲知道后可能撑不过去,他哭了起来,说“想多陪陪父母”。9月23日,在强迫一名15岁女孩卖淫、将其殴打致死后,他和几位同伴将女孩分尸、掩埋。这之后,他总感觉背上有东西压着自己,肚子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