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沉寂半世纪的“博士村”开始学英语

大概从三年级开始,每次考完试,颜聚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颜聚!出来吃饭!”母亲叫他,也不答应。他不是个叛逆的孩子,从小成绩优异,语文数学永远在95分以上,这在乐罗村很了不起。这是一个跟优裕生活沾不上边的家庭。颜聚母亲操持着一家杂货店,卖种类稀少的烟酒,给干完农活的村民卖粉汤。她独自支撑6口人的生活。

被大公司圈养的年轻人

靠在人手一把的人体工学椅上,杨磊时常回想起几年前租住在北京像素小区的日子。东五环外的地界,和现在工作的西二旗隔着四十多公里。那时候,身边到处都是搞传媒和艺术的人,小网红、小演员、小摄影师、小编剧……与他擦肩而过的命运交叉重叠。这让杨磊觉得新鲜,他喜欢这种错落的感觉。那里自成一体:火锅、烧烤、咖啡厅、健身房、美甲店……

给林生斌纹身的人和他看见的城市B面

来找他纹身的人,心里大都藏着事,想要纪念什么,或者告别什么。有一张背给他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那是林生斌的背。他趴在纹身椅上,整个背露在外面,希望把家人纹在上面——他凭借勤奋和机遇建立起来的人生,在36岁那年发生了转弯:保姆纵火,带走了他的妻子和3个孩子——他想要留下纪念。那时的林生斌看起来太瘦了,整个眼窝都凹进去了,疲惫不堪。

北大退档考生补录之后

北大刚开学,他现在是新生中的一员了。这个夏天,很多人的命运被一场考试决定,分数把人分成几档——他们的未来也被分成几档:一些人走入名校,一些人出门打工。但是,回到那场考试,他们的差别真那样大吗?对河南考生赵强来说,差别或许就在短短半小时之内。他先是中了一张彩票:北大提档了。紧接着是通知:退档了。巨大的惊喜和失落只在转眼间。

争夺富豪李春平的女人

她喜欢用一种浪漫的口吻谈论她的爱情,她的回忆被各种因素折射。她曾是个歌手。她说,2007年底,富豪李春平看演出时“迷上她”,开始追她,但她一直不理不睬。2008年,她在香港一家媒体兼职做访谈,夏天,李春平带着十多名保姆,飞到澳门赌场豪赌,邀请她来玩。李春平上来就硬塞给她几十万的筹码。她拒绝,只是在旁边看戏。

凉山大火中牺牲的年轻战士们

汪耀峰从小就懂事,他还有一个年长3岁的姐姐。那时候,父母在外面收废品,没有时间照顾他们姐弟,“两个小孩在家,每天就吃泡面”。学校离家里很远,每次回来,母亲都叫他在外面买点饭吃。汪耀峰都舍不得,“那孩子挺节省的,他完全是吃泡面长大的,回家一口热水都没有,挺可怜的”。说到这里,汪妈妈沉默了几秒。

瓮安校园互杀案:当一个老实少年决意拿刀反击

陈淇霖几乎一直在躲。下午上课,为躲开李全星他们,他压着上课铃进了教室。他怕挨打,不敢出去,一直躲在教室里。第二节课偷偷去上了厕所,回来后,听几个同学说,同学李全星、金彦他们又来找过他。在陈淇霖那张恐惧的脸上,爬着紫色的斑,裤子上踩满了脚印。它们都在证明:自己被打了。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

沈巍| 与读书有关的日子

我说他们买什么,我母亲说文学名著开放了。当然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文学名著。我第二天就悄悄地,去看排队。然后有一个人就抓住了我说“来,小伙子”。那时候我还小,“你帮我排一下”,我那个时候也不懂,就站在他前面了。到了前面吧,就像怎么说?这个场景像每个人过去,他把一本书往你面前一放,然后你把钱一递给他,赶快继续掏钱走,然后继续。

跟“沈大师”在魔都黑夜漫游

人们推着沈巍向前走,“大师要吃饭了”,他们喊着,给沈巍买了早饭,围着沈巍,站着坐着,拿出手机开始直播沈巍吃饭。他们喜欢看沈巍吃饭。沈巍吃得不多。“大师!给我们讲个故事。大师!”一个光头起哄。“我说个和氏璧的故事吧。”沈巍说。他建议和大师合个影,在垃圾桶前。沈巍没同意,转而站在路灯下。他说:“垃圾桶和你无关。”

到微信上创业的强大女人们

她们有的在购物时,几乎只买大号的包包——标准是必须放得下一台苹果的13英寸手提电脑;有的出门要同时带三部手机,分别用于工作对接、社群运营和编辑稿件;有的不得不经常地自拍——一件从前并不喜欢做的事,拍摄的照片将出现在最近的公众号里,分享给几百万读者;有的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安心“辟谷”了,只要1小时不看手机,各种工作电话一定会打破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