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少年:致十年前的自己

“为什么要读大学?我找不到读大学 的意义,我那么多同学就是因为读书而死的。”抱着这种心态,他走进高一(1)班,会对关心他的老师说,“我认真听你的课,其实是在‘配合’你 ”。愤世嫉俗。”地震后,所有好的坏的,真诚的和虚假的都在他眼前展开,伴随着青春期本来就如约而至的迷惘一起发酵,最终让它演变为愤世嫉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