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买房的女人们

楼道里特别黑,安妮的手指轻点着楼梯扶手,扶手褪了色掉了漆,手指稍微用力就会被硌着有些刺痛。最令她不安的是楼下突然传来的走路声,尤其是沉默的、脚步轻缓的,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是安妮第一次租房子,上世纪60年代的老楼,在武汉的庆祥里。从前的户主陆续搬出去后,三室一厅、四室一厅都被改造成了小单间,三家人共用一个防盗门。

铜陵教师投江之谜

7月3日清晨5点多,窗外天色蒙蒙亮,周安员早早地醒了。正值暑假,这位43岁的小学老师却没有贪睡,他起身后来到儿子床前,抚摸着他的额头絮语道,你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多带带妹妹。随后他踱到二楼窗边,点上一根烟,此时楼下菜场里已经陆续有小贩开始摆摊。妻子谢琴(化名)来到他身边,被他拥入怀中,说自己最近压力很大。

水军王国:任务、系统与小兵

一个月前,方敏成为了一名网络水军。她想知道,哪些明星在雇佣水军干活儿。“一开始只有18线的小明星”,很快她发现,大部分在线艺人都找过水军刷评论。论坛、贴吧式微,水军们的战场转移到了当下更热的知乎、微博。熟谙这个虚拟世界的游戏规则,方敏只用了半天时间。她感知到的是,水军隐匿无踪,却又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