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李佳琦:等到40岁再去玩,也来得及吧

我以前觉得害怕:为什么突然火了?我担心会突然掉下去。后来想通了,人不可能火一辈子,总有低谷的时候,保持好状态,等到那时再翻身就好了。掉下去的原因,很多爆火的人凉掉,是因为不能输出新鲜的内容了,或者出了一些什么错误。我现在不害怕了,我只要一直做淘宝直播,我就不会突然消失,也不会突然凉掉,因为我在做自己本职工作,我就是一个导购。

幸存者李佳琦

凌晨3点,火锅还在咕嘟咕嘟冒着泡,李佳琦没有一点困倦,又要了一瓶酒。头半夜,饭局一开始,他就叫了几瓶香槟。成名前李佳琦喜欢喝啤酒,今年初去巴黎,在法国娇兰总部参观时,一位老先生问他爱喝什么。“Beer”,他看到对方眼睛里很快闪烁了一丝不以为然。老先生说,你一定要试试香槟。“现在想,香槟碰杯的声音,确实比啤酒杯美妙太多了。”

一家只卖滞销书的书店

给一摞书扫完码,卿松说,“都打六折,一共165块钱。”中年男人掏出手机,发现没电关机了。他翻找衣兜,身上的现金也凑不够。卿松看看书,又看看男人,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男人想了个办法:我先把书拿回去,回家充上电,再转账到书店的微信上?卿松痛快地答应了。他给那6本关于法国艺术史的专著打上捆,目送男人抱着这摞书出了门。

县城手机游戏有多野?

中国有六百多个市,一千六百多个县。按照各种版本的城市排行榜,90%以上都属于二线以下。它们撑起了一个风起云涌而又不为人知的游戏市场。许多人借此静悄悄地积累了巨额财富,他们赖以发家的游戏品种,叫做地方棋牌。地方棋牌的市场到底有多大?用一句这个圈子里的话来说:全国的游戏玩家,一半是玩《王者荣耀》和吃鸡的,一半是玩地方棋牌的。

蜗居在求子旅馆的女人们

宋丽丽脱下裤子,团成一团,抱在胸口。早上8点的手术台冷冰冰的,刚一躺下,人就凉得一哆嗦,不锈钢器械掉在不锈钢托盘里,发出清冷的声音,她感到手臂一阵胀痛,是麻药顺着预埋的针头推进了身体。此时此刻,在医院对面的马路上,吕哥正在派发今天的第一批卡片。:“家庭旅馆,家电齐全,益于修(休)养,有网线,免费上网。”

川崎广人:一个准备死在中国的日本老人

晚饭全剩下了,几大盆菜都没人吃。农场自种的菜,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样,玉米粥、茄子、炒西红柿,再剥一瓣生蒜。来了新人,川崎广人就笑眯眯递过去一瓣蒜:这个,肠胃好,水土不服,可以。今天晚饭川崎广人没出现,办公室门一直关着。他本来吃得也不多,刚来中国那几年,被农村厕所吓怕了,少吃就少排泄,胃口渐渐饿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