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隔离:两千万聋哑群体“人声鼎沸”

立春前的重庆阴冷异常,路面裹了层冰,翠柏路一栋明显高于周边建筑的写字楼里突然聚集了三百多聋哑人。正是2018年重庆“两会”期间,市公安局快速派出警力围了整个园区,只准进、不准出。园区物业腾出一间大会议室,三百多聋哑人乌泱泱进去,挨挤挤站着,呵出来的热气很快蒙了窗户,公安、政法委和残联的领导们被淹没在激烈的手语中。

姚晨,第二股风

拍那场戏前一晚,几个主创收了工,关在房间里认真讨论体位的变化,怎么走位,用什么样的姿势和行动表现两个人物关系的推进和变化。第二天开机,全剧组严阵以待,清场,房门用厚被子封了好几层,楼道里也封了两层。几个主创脸都红扑扑的,姚晨喝了点红酒,男主角李九霄直接吹了半瓶,俩人在床上反复试戏,滕丛丛和摄影指导林良忠一人一把瓜子坐在旁边。

李敖先生漫长的告别

在生命的最后三年,李敖先生想要和这个世界来场盛大的告别,掌控人生的谢幕。他和癌症搏斗,与时间争夺,写书,录节目,依然热爱着金钱、美女、声名以及人间烟火。虽然他最终不敌宿命,经受孤独、痛苦、英雄迟暮的无奈以及鸡零狗碎的世俗,感慨 “一生争取过,奋斗过,一场空”,然而,在那漫长的告别中,却能看见别样的英雄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