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霜:天才降速飞行

总的来说,2019年对王霜并不是太友好。命运在2018年给了她一颗大大的糖果——这一年,她获得了亚洲足球小姐,转会法国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靠一粒粒进球惊艳世界足坛,很多人在转播镜头和体育新闻中认识了这个因为足球被晒得黑黑的、短发、特别爱笑的武汉姑娘。几乎一夜之间,鲜花、掌声、荣誉、期待都山呼海啸地涌入王霜的人生。

于谦:“德云皇后”的品格

他出生于1969年,计划经济时代长大的孩子,乐趣都要自己去找,于谦找的是自然。于谦说起小时候的自由,一大家子人都宠着他,父母不在身边,于谦也就没有经历中国传统家庭对一个孩子的驯化和改造。他有大把时间去释放天性,也不必担忧什么不可抗力把他的天性修剪掉,那是真的广阔天地为所欲为。有阵子迷上养鸽子,姥姥就腾出半个厨房给他折腾。

东北有个迟子建

这位54岁的女作家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那个非洲猪瘟控制住了没,今年哈尔滨怎么不冷呢,以至包括一个学物理的记者可能是什么样子。真的见了面,迟子建有东北女人天然的爽利亲切,叫上几个她认为最有特点的东北菜,招呼服务员上了两瓶啤酒,“你来哈尔滨,一定要尝尝这儿的啤酒。”菜陆陆续续上桌,每一道她都能说出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