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了,这些年轻人还在玩扫雷

竞速扫雷需要左右手配合,右手握鼠标,左手则时刻悬于F2键之上。“这个是刷新,就是死了以后马上刷。”到她这种世界顶尖水平,与其多来一盘成绩平庸的完成局,不如扫得更激进,把猜雷失败的、局面复杂的、前进受阻的统统F2,以求得一盘“天时地利人和”。她在鼠标和F2之间不停切换,演示了十来分钟后,扫开了当天的第一盘。“居然开了。”

浮出地表:垃圾围猎上海城

阳台上,何钦放了一个自制的堆肥箱,瓜皮、土豆皮、菜叶都往里丢。泥土和落叶一层层堆上去,她埋下南瓜的种子,就会有一根毛茸茸的绿藤爬出来。夏天到了,金龟子会飞过来产卵。母亲韩秀珍来到她家,常常会念叨:你就是太懒了,垃圾埋在阳台上,不会招虫吗?堆肥箱可以除味,但韩秀珍说,她能看到小飞虫,嗅出阳台上异样的味道。

秀场男孩

早在2011年,赵磊就成为首个闯入models.com榜单的中国男模。我在他旁边坐下,他热心地把鸭血豆腐、猪蹄放在我的碗里。有人问,“晚上吃火锅没关系吗?”他自嘲,“混得好就不来蹭饭局。”沉默一阵后,赵磊问我,为什么对男模行业感兴趣。我提到看过的一篇文章,讲男模是比女模收入“低一点儿”的行业。他截过话头:“不是低一点儿,是低很多。”

派出所里2154万条关于北京的秘密

北京市民打110报警的理由有多少种,陈莉实在数不清——宠物走丢了、院里的狗叫个没完、邻居周末钉个相框声音太大、孩子不愿意写家庭作业要离家出走……一位中年女士的自行车在超市门口被碰倒了,她马上报了警。陈莉告诉她,车停在监控正底下,拍不到是谁碰的。女士指着陈莉鼻子说:那我要是在物美门口被杀了,你们还找不着证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