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油漆车间里的钢琴声

弹的还是那首《上海滩》。相比国产琴、韩国琴,日本琴音质更纯,不亮,也不绵。和之前一样,他最喜欢两手交替琶音动作,这也是歌曲的高潮,弹着弹着,大脑一片区域好像亮了起来,东北钢琴厂的日子像电影般一幕幕闪过。弹完,领了手套、口罩,开始干活。王萍记得,以前不怎么说工作的丈夫,那天回家却热烈谈论着工人间过去的情谊。

燃烧清洁煤的第一夜

烧清洁煤的第一晚,河北承德兴隆县平安堡镇东南沟村村民那伟死了。11月21日10点,他被发现直直躺在炕上,盖着被子,没了气息。尸检显示,时针刚过12点,烧炕没多久,47岁的他已经吸入过多一氧化碳死去。150公里外,唐山古冶区卑家店乡七百户村,周家也遭遇了同样的不幸。每年冬季,煤气中毒常有发生。但今年河北人数之多,已无法用往常概率解释。

喝风辟谷和它的信徒们

接触辟谷一个月后,赵川接收到了“信息”。不是手机里的讯息,而是一种类似意念的东西。“信息”来自西安,发送者张渭廉,一家名为喝风辟谷公司的创始人。每逢线下辟谷营召开,他都会提前三天开启直播,通知全世界学员:“现在开始‘发信息’了,大家调整好姿势。”36岁的赵川双手放在膝盖,像小学生一样,端坐在湖北武汉家中的飘窗。半小时过去,她快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