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文身捆住的少年

14岁到17岁,俊哲花了1000元钱,将自己上半身50%的面积都文上了图案。如今,如果不摆脱它们,俊哲就不能重回课堂,不能换回别人正常的目光。而清洗文身的过程就像扒一层皮,疼痛与费用都难以衡量。在父亲徐江平看来,因为文身,儿子的人生像突然转入下坡道,开始加速坠落。他生气动了手,一巴掌打过去,把俊哲“嘴巴都打歪掉了”,送了抢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