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的武汉日常

2月5日,一家酒店老板辗转找到他,希望他能上门给住在酒店的外省医务工作者剪发。他带着工具箱,里面有推子、剪刀和电吹风。推子刚碰到头皮,一位护士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年前刚花1000多(元)烫的”。100多位医生和护士排着队,拿着号码,等待“削发”。朱神望一天服务了七八十人,“破了纪录”。从下午1点一直忙到24点,他累得第二天“下不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