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一无所有的馈赠

那是一副窄窄的肩膀,在深夜医院走廊的日光灯下颤抖着,显得尤为单薄。肩膀的主人正在签署一份文件,申请捐献自己14岁女儿的遗体。这份文件总共3页,40岁的魏萍认字,但写不好字。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帮她填好了其他信息,最下面的签名栏,她比着身份证,描出了自己的名字,最后在名字上按了个红色指印。2020年8月31日晚上。

羊倌之死

已经没法得知,在这个夏天,李金财究竟是怎么接触到鼠疫传染源的。他在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的土地上生活了69个年头,这里位于阴山山脉以北,平均海拔超过1300米,是内蒙古自治区19个边境旗(市)和33个牧业旗之一,也是25个鼠疫高风险区之一。老羊倌每天上午会赶着羊出门,没有固定放牧的地点,只随着羊群吃着草走到哪里,就跟着走到哪里。

谁坐在北京夜班车里

36条夜班公交车线路,在北京的城市地图上画出了848公里蜿蜒的长度。绕三环路的300路公交车被称为“北京三环路上的金链子”。昼伏夜出的夜30路,像是三环路上的“蝙蝠侠”。夜38路串着21个居民区、14个大医院、中国最大的几家互联网公司,终点站连接的小区居住着近两万人。平均每天有1万多人,坐在深夜的公交车里,他们各有各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