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路修,或许逃无可逃

他没有任何唱跳经验,在来这档节目之前,摆过地摊、做过代购、当过模特。选手的命运由粉丝左右,这是选秀类节目的规则。节目也给这种控制提供了路径,通过投票,粉丝们可以帮助选手完成出道的梦想,而成为一个男团的成员。但利路修的出现让人们发现,原来这个控制还有另一种玩法——不仅可以帮人实现梦想,还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回家梦想。

在北大数院,成为一个普通人

录取王川的北大数院是几乎所有学数学竞赛或者对数学抱有热望的学生心目中的殿堂。中国每年最多能有6个高中生拿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金牌,很多时候,这6个人会一起选择保送进北大数院。他问了学长一个问题,学长给了他答案,同时告诉他,自己是坐地铁的时候想出来的。“我花了两站地铁的时间,就把它想出来了。”

底层程序员,出局

电脑桌面中央是一个红绿灯,用编程语言让红灯、黄灯和绿灯依次亮起,一位合格的程序员能在两分钟内实现这一切。但11年前,19岁的孙玲第一次见到这个画面时还是被震慑了,她意识到,是技术让一切变得简单、迅速、直接。那时孙玲刚得知自己高考落榜的消息,一个上升通道关闭后,她偶然接触到程序员这个职业,当即就想报IT培训学校。

她们为何要帮偶像在微博上搬家?

一个粉丝一旦决定参与打榜,首先需要先浏览明星一个月内发布的所有动态,每个停留15秒,这是为了阅读量;然后进入明星相关的微博群,把群内消息都刷一遍,这叫“爬楼”,可以增加社会影响力;再对明星当月的微博进行转发、评论、点赞,这是互动值;最后明星本人发微博也要带上诸如“爱豆能量月”之类的标签,以纳入正能量值的计算。

李雪琴:我很痛苦,但我想让别人快乐

一月中旬的晚上,李雪琴在家中情绪崩溃,想要自杀。感受疼痛是她十几年来习惯的解压方式。过去半年间,她由从纽约休学回国不知道将来能干什么的北大毕业生,变成2019年最受瞩目的网络红人之一,抖音粉丝三百万。在成名代表作里,她站在清华前面,素颜,用东北话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