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回武汉过年的人

到那天下午,我妈在群里主动说,“你们别回武汉了。”她有个同学在武汉做医生,跟她说其实医院很紧张,有医生被隔离了,但是市民还没引起重视。我妈意识到事态严重。这天,我给爸妈在网上下单了5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和四瓶免洗洗手液。另一方面,我外公80多岁了,万一我们在外面晃带了病菌回去,年轻人也就隔离一下,对老人家可能就致命了。

反诈热线的日与夜

聊起那件事,洁茹两只手交叉在一起,右手食指不自觉地纠缠另只手。8月22日11点04分,她接起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当地社保局的,说她涉嫌骗保,若不配合会陆续冻结她的银行卡。洁茹将信将疑,对方随即报出了她的身份证号和一张银行卡的卡号,说这张卡已经被冻结,不信可以转账试试。她试着转了一块钱,“转账失败”四个字如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