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毛坦厂

唐训宏举起手中的杯子,与围着饭桌的十几个女人干杯。和唐训宏一样,她们的脸上没有妆,一头黑发扎在耳后,彼此称呼对方为“老师”。临近高考的这些天里,打招呼的方式成了:快了、快了……你什么时候走?毛坦厂中学高三、高四的教学楼下,各自挂着一个电子屏,上面写着:距离高考仅剩6天。酒杯敬向每一个人,唐训宏今年46岁,大家都叫她“唐校长”。

走向生命尽头

护工们都喜欢刘国英,叫她“老刘”。一位王姓护工尤其和刘国英亲近,总去她的病房串门,还没进门,就喊,老刘!然后坐到床上,身子向老刘怀里一歪,说,抓下头!老刘也不说话,笑着给他抓。王护工花白的头发剪得很短,抓起来“唰唰唰”地响。他闭着眼笑。他今年65岁,刘国英86岁,和他的母亲差不多大。母亲在老家,王护工三年没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