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上摇滚的女孩

12岁的乐队主唱站在舞台中央,声音清亮,这首《为你唱首歌》已排练过无数次。不同的是,歌的原唱痛仰乐队也站在了这五个穿着校服的乐队成员之中,痛仰乐队的鼓手坐在打架子鼓的女孩边打着手鼓,把主角让给女孩们。46岁穿着牛仔衬衫的主唱高虎跨着马步压低身体,正好与女孩们一样高。这个山村小学里的女孩乐队迎来一支真正的摇滚乐队。

洪水围岛之后

轮渡靠岸,一辆辆摩托车、三轮车开了上去,有人摩托车后座上绑着半袋大米,有人脚踏板上放着一颗西瓜。装满冬瓜的三轮车开上去了,一对老夫妇肩扛装着家养鸡的铁笼子也走上了船,还有人背着一背篓刚从田里摘下的西瓜,背不走的瓜,他就坐在家门口慢慢啃完。一辆辆小轿车也开上了轮渡,后备箱里塞满棉被、油,老人和小孩就坐在后排座上。

28岁退休的程序员郭宇:现在我可以选择了

大学我在一个文商科学校,学行政管理专业。一开学,我就尝试把高中读书社那样的社团开起来,学校不认同,大一第一周我就被警告了。后来,我以一个创业社团的名义租下学校礼堂,办了一场关于写代码的演讲,打印了传单全校去发,结果,300人的会场,只来了20几人。我又搞了个写代码的课程,来了30多人,后面只剩5个。同学们关心的是考CPA。

“量身定做”的男人和骗局

一个为王丽锦量身定做的男人出现了。首先是长相,络腮胡子,戴着墨镜,有气概。其次是事业,自经营砂石生意,工作勤奋。自从知道王丽锦在四川生活过,他便每天饭点给她发来四川的饮食照片,并嘱咐她好好吃饭。他的前妻吸毒,他为了女儿离婚,如今单身。他自称名叫钟雪飞,来这个陌生人交友平台真诚求伴。这一切,正好和王丽锦的需求相匹配。

女权主播的这一年

上大学后我跟一个师哥交往,我去他家住的时候,他会问跟上一个男朋友是否发生过关系。我说只是看电视。他觉得,一旦跟我发生关系,就需要对我负责任,但他不想负责。我觉得他们对待我好像一个待售商品,得去找一个买我的人,付钱,然后负责。我的处女情结也让我给这个商品贴上贴纸,让它成为一个封印。如果贴纸被破坏,那我就是一个被用过的商品了。

创业毛坦厂

唐训宏举起手中的杯子,与围着饭桌的十几个女人干杯。和唐训宏一样,她们的脸上没有妆,一头黑发扎在耳后,彼此称呼对方为“老师”。临近高考的这些天里,打招呼的方式成了:快了、快了……你什么时候走?毛坦厂中学高三、高四的教学楼下,各自挂着一个电子屏,上面写着:距离高考仅剩6天。酒杯敬向每一个人,唐训宏今年46岁,大家都叫她“唐校长”。

走向生命尽头

护工们都喜欢刘国英,叫她“老刘”。一位王姓护工尤其和刘国英亲近,总去她的病房串门,还没进门,就喊,老刘!然后坐到床上,身子向老刘怀里一歪,说,抓下头!老刘也不说话,笑着给他抓。王护工花白的头发剪得很短,抓起来“唰唰唰”地响。他闭着眼笑。他今年65岁,刘国英86岁,和他的母亲差不多大。母亲在老家,王护工三年没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