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冷冻的妻子复活,4年过去我老了

墙壁上依旧挂着展文莲的照片,穿一件蓝色旗袍,面若桃花。每次,桂军民走进家,都能感觉到妻子的气息。他闭上眼睛,脑子里一幕幕都是她的音容笑貌。这个53岁的男人,此前从没想过妻子会先他而去,更没有想到,他有一天能把她冷冻起来,等待未来的新技术“复活”她。2017年5月8日,49岁的展文莲因肺癌临床去世后,被实施“急救”措施,接入心肺复苏仪。

“小马云”的新难题

2月22日,范小勤的学籍从河北石家庄转回江西永丰县。这个酷似马云的13岁小男孩,带着一个书包和一袋衣服——他在石家庄的全部家当,被“保姆”送回了老家严辉村。在此之前,老板刘长江与他的父亲范家发“解除了合同”——四年前,刘长江曾承诺资助范小勤上大学,如果考不上,则安排他进公司上班。时过境迁,范小勤又回到了“原点”。

一个边陲小城的女副县长走红之后

呼啸而来的流量里,夹杂比以前更多的非议。一些网友分析贺娇龙的骑马姿势,是否专业、有没有替身;讨论她的着装,评点她的外貌。“关注点偏离了”,贺娇龙发现比起昭苏,网友更多关注她本人,她行为的动机。在网外,她面临的是更迫近的压力。一些同事认为她做直播会耽误本职工作,工作上的小失误也被放大,被指责“没有用心干事”。

为什么要帮罪犯的孩子?

刚进监狱前几年,张小兵想过自杀。湖南省雁北监狱,关的大部分都是十五年以上的重刑犯。监狱长刘伟说,面对漫长的刑期,服刑人员时常后悔、孤独、绝望,容易出现情绪不稳定、打架、自杀等现象。自2010年起,监狱加大对服刑人员的心理关注,发现孩子是他们心底最柔软的牵挂。每个月,他们能打5分钟的电话,听小孩的声音,感觉生命在跳跃与延续。

乐平案蒙冤者的孩子们

四年前,江西乐平市中店村,村民敲锣鼓、放鞭炮,迎接黄志强、程发根、方春平、程立和四人无罪归来。2002年,他们被指控犯一起2000年发生的故意杀人、抢劫、强奸案,称为乐平“5.24”命案。十四年来,他们失去了自由,也无法尽到父亲的义务。被捕时,四人一共有九个小孩,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尚在襁褓中。其中三位妻子坚信丈夫的清白,选择留了下来。

迷失与救赎:“气功大师”刘尚林的信徒们

“舌抵上颚,保持能量,微微提肛收腹……(眼前)化作无数个星星,84000个毛孔同时向外呼出……”6月底,杨娟坐在宿舍床边,一边回忆,一边示范“尘世养气法”,眉飞色舞。此外,她还炼金刚念诵、声波瑜伽、甘露辟谷功……这一套功法“创立者”是刘尚林。71岁的刘尚林此前有“30万信徒”,人称为“气功大师”,创办了黑龙江日月峡大森林旅游集团。

章莹颖遇害三年间

“她写了什么?你读给我听听。”叶丽凤不识字,盯着日记本问。“最近发生了好多事,或许一直发生了好多事,没时间整理,却一直在感触:时常颓废,什么事都不做,打不起精神,放纵的一天。为什么这么拼?这么累?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一天开始又过去,我怎么样,世界却依然向前、纹丝不动……今天打电话给爸爸说:老爸,你管老妈的钱管得太紧了。”

19岁跨性别者的三次“逃亡”

第一次“逃亡”,是因为黄小迪发现自己是女孩,只是误装入了男孩的身体。此前,她剪着锅盖头,穿深色运动服,在别人眼中是一个正常的男孩。但她内心却很孤独、迷茫,觉得自己既不是男孩,又不像女孩。直到16岁那年,她在网上看到一个“药娘”的故事才恍然大悟。几个月后,她因无法面对家人,留言后离家出走了。家里人吓坏了,以为她被绑架了。

一个盲人在武汉熬过的50天

黑暗中,张磊突然听到,小区的广播在喊:“封城了……”他感到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从4岁失明起,张磊在黑暗中生活了32年,他已经想不起,自己见过的红色,蓝色长什么模样。他打小孤独,没上过学,跟着外婆在山里,“一个人静悄悄地长大”。十年前,他从老家潜江来到武汉,学按摩,帮人打工,攒了一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