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试药人的求生一搏

“你为什么不睡觉?”医生王伶问马小荣。11月18日,下午三点多,阳光淡下去,病房变得清冷、苍白。27岁的马小荣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瘫坐在病床上,因为腹部的肿瘤,他痛得满头大汗。他抬头看了看医生,没有回话。医生继续说,“你放松些,一下子死不了,晚上(吃了止痛药)还是要睡觉的”。他依旧不做声,对着医生笑了笑。

“杀鱼弟”一家被围观之外的生活

从小人家就跟孟洋说,你是老大,多承担多付出一些。有时候,他也想撒手不干了,但一想到家里几个小孩又不忍心。“特别是看到最小的妹妹,我就想,什么时候她长成我这么大,我就可以放手了”。那十年,王霞不是在怀孕,就是在生孩喂奶,隔一年生一个,哪一个都没耽误干活。刚有了孟洋那几年,孟超无数次在夜里独自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