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村小的教育试验:城里孩子来了

2008年8月,张梦帆在郑州出生,不久跟着父母去了上海。母亲张亚文说,张梦帆从小体弱多病,一岁多时因感冒患上哮喘病,之后又得了鼻炎,生活上常感到力不从心。2013年3月,第二个女儿出生后,张亚文把更多精力放到家里。张梦帆进入了上海公立小学,张亚文经常陪女儿做作业做到崩溃,“一开始教,说着说着,后来提高分贝,之后就对着她吼……”

“高墙”外的孩子

“妈妈,你为什么在里面?”“因为妈妈做错了事情……”中秋前夕,福建省女子监狱,一群1到5岁的小孩隔着栏杆见到了久违的妈妈——她们穿蓝白相间的囚服,站在栏杆内侧。孩子们太小了,有些觉得妈妈很陌生,远远地躲着哭;有些坐在凳子上,问妈妈何时出狱;还有的,妈妈对他说话,他低头玩手指……稚嫩的声音此起彼伏,很快淹没在哭泣声中:妈妈们都哭了。

被乙肝身份捆绑的人

那里的医生恐吓说沈丹以后会因此无法结婚生育,但如果接受治疗可以恢复健康。沈丹于8月接受了所谓从国外引进的疗法“高氧自体血回输”——从体内抽一袋子的血然后注入臭氧,再输回体内。医生告诉她,如果血液不干净,血袋上会粘连肮脏物,沈丹瞥了一眼,确实“脏乎乎的”,没有多虑的沈丹踏上六年的治病之旅,花了将近六万元,最后发现乙肝无法根治。

登封武校少年之死

一名叫杨健的同学,曾跟王成在一个散打班,但不在一个文化班。他记得,王成很高,脸上很多痘痘,普通话说得不好,跟班里同学关系都不错。但从王成出事到去世的一个月,没有一个同学去医院看望过王成。杨菊花说,她去寝室拿儿子的东西时,教练告诉她,是同学抬王成去医院的。她又问“王成的同学哪儿去了?”对方回答她:他们都上外地演出去了。

广东路股民悲喜录

1996年的一个秋冬深夜,小胡子从广东路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那天天气寒冷,他很快洗漱完,准备上床睡觉时,跟妻子发生了冲突。“我要盖被子,她不给我棉被,还不让我睡觉。”小胡子记得,他一气之下,打了妻子一拳,并对着她喊道“滚”。凌晨两点多,妻子穿好衣服,很快就离开了家,不久又回来带走了儿子,结束了他们长达十年的婚姻。

癌症试药人的求生一搏

“你为什么不睡觉?”医生王伶问马小荣。11月18日,下午三点多,阳光淡下去,病房变得清冷、苍白。27岁的马小荣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瘫坐在病床上,因为腹部的肿瘤,他痛得满头大汗。他抬头看了看医生,没有回话。医生继续说,“你放松些,一下子死不了,晚上(吃了止痛药)还是要睡觉的”。他依旧不做声,对着医生笑了笑。

“杀鱼弟”一家被围观之外的生活

从小人家就跟孟洋说,你是老大,多承担多付出一些。有时候,他也想撒手不干了,但一想到家里几个小孩又不忍心。“特别是看到最小的妹妹,我就想,什么时候她长成我这么大,我就可以放手了”。那十年,王霞不是在怀孕,就是在生孩喂奶,隔一年生一个,哪一个都没耽误干活。刚有了孟洋那几年,孟超无数次在夜里独自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