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岛杀妻事件

张洁曾经跟同学诉苦,“这段婚姻可能已经要到尽头了。”但她总是还想再挽回一下。她曾经说起过丈夫张轶凡发起脾气来变化特别大,连他父亲都管不了他。她还说过,张轶凡有一次发脾气,把自家汽车的挡风玻璃都砸了。“孩子不敢告诉我们,肯定是怕我们骂她。”张洁父亲说。随即他又补充说,“但我们怎么会骂她呢,大不了我们把孩子接回来。”

晚来重负:被二胎“榨干”的老人们

最开始,我是坚决反对女儿要二胎的。给他们带过第一胎后,真的怕了,因为太累了。没多久,我经常看到别人家两个宝宝一起散步玩耍,玩得很开心,就想如果因为我的反对,让女儿失去了有二胎的机会,以后我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恨自己?想着想着,老大慢慢长大了,而且健康快乐,我就慢慢改变了主意,从坚决反对变成鼓励女儿要二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