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耿和他无用的100件发明

第100个发明做到一半,手工耿觉得进行不下去了。那是一件叫做“不锈钢拳击背包”的半成品,可以用于近距离格斗。但背上去之后,两侧的不锈钢拳头出拳速度太慢。他拿秒表测算,一秒只能打出去两拳,战斗力远远不够。可真的背一个会打拳的背包有什么用?既然是无用的发明,出拳的速度是一秒两拳或是一秒四拳,又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手工耿瞪大眼。

奶茶杯里的风波

“这年头,不排队就能买到的奶茶不是好奶茶。”在北京国贸商城新开张的乐乐茶门店里,捧着一杯“多肉西瓜酪酪”的苏瑾感叹。这是她排队两个小时的成果,由于开业前三天全场4.9折,她为这杯茶省下10块钱而显得格外高兴。同事提醒她,按照她每小时的工资来算,她亏了100块。耗费与一杯奶茶价值极不相称的时间成本排队买奶茶,已成一种风尚。

“玛莎拉蒂醉驾案”背后的小城

在永城,一过晚上10点,老城区的街上基本看不到人,而新城则是一片热闹的花花世界,光大型的KTV就有10家以上,每家至少营业到凌晨2点。当地年轻人甚至把这里称之为“小香港”。父辈们迅速积累的财富也改变了很多永城年轻人的生活。有一次,陈海连续三天分别修了宝马、法拉利和奔驰,结果从驾驶室里出来的都是同一个年轻人。

大火过后,幸存消防员的脆弱时刻

经历了险情和队员牺牲后,一名消防员说,自己根本无法入睡,“即使是睡着了也会从梦中惊醒”。另一名消防员眼神涣散,“不知道在看什么”。更为难熬的则是不断闪回的记忆。这些记忆通常是侵入性的,会随时出现在脑海里。曾参加过山火扑救的张家口消防支队经开区大队教导员任志鑫能够理解这种感受,尤其是失去队员的情感创伤。

那些没能从凉山大火中走出来的年轻人

凉山支队西昌大队四中队一班的副班长周鹏今年22岁,是江西宜春人,干森林消防已经3年了。这次灭火同往常一样,他也没跟自己的父亲周元金说起过。3年来,他灭火无数,但只在朋友圈发过一张灭火的照片。“儿子不想让我担心。”父亲周元金说,“他总跟我说,没事爸,我挺得住。”周父早年离异,独自把儿子抚养成人。种田之余,他还要出去打零工。

跑腿小哥的一百种人生

跑腿小哥孔祥达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对,是的”。一开始我见他,正碰上他要去机场接一只猫。这样的活儿可不常有,一年也只能遇到10次左右。我请他带我跑腿一天,他欣然接受。接猫之前,他还要跑两单别的任务,分别是去取电信证明,商标证明,接猫之后还得去医院取个DNA证明。我向他一一确认今天的跑腿工作内容,他不断的回答我,“对,是的。”

普吉岛杀妻事件

张洁曾经跟同学诉苦,“这段婚姻可能已经要到尽头了。”但她总是还想再挽回一下。她曾经说起过丈夫张轶凡发起脾气来变化特别大,连他父亲都管不了他。她还说过,张轶凡有一次发脾气,把自家汽车的挡风玻璃都砸了。“孩子不敢告诉我们,肯定是怕我们骂她。”张洁父亲说。随即他又补充说,“但我们怎么会骂她呢,大不了我们把孩子接回来。”

晚来重负:被二胎“榨干”的老人们

最开始,我是坚决反对女儿要二胎的。给他们带过第一胎后,真的怕了,因为太累了。没多久,我经常看到别人家两个宝宝一起散步玩耍,玩得很开心,就想如果因为我的反对,让女儿失去了有二胎的机会,以后我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恨自己?想着想着,老大慢慢长大了,而且健康快乐,我就慢慢改变了主意,从坚决反对变成鼓励女儿要二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