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巴基斯坦娶亲的男人们

一个山东青年死在了巴基斯坦。那是2019年4月15日,刘辉来巴基斯坦的第三天。他离开伊斯兰堡的住处,没带手机、身份证、钱包,出门买药。监控视频捕捉到了他最后的身影:他神色平静走出大门,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观察身后有没有人。在他失踪后,巴基斯坦警方以绑架案名义搜寻,当地华人四处发寻人启事。三四天后,他的遗体在一个桥底涵洞被发现。

姐姐,消失在29年前的黑夜

“姐姐,油棉厂后面发现了一具尸体,快去看看。”1993年3月的一天,一个50来岁的妇女跑进蔡朋娥家喊道。蔡朋娥大女儿郭桂芳三年前在单位值夜班时失踪,家人四处寻找,发寻人启事,杳无音信。当时,河北邯郸肥乡县很多人知道这事。蔡朋娥和小女儿慌忙骑自行车,一路飞奔到2公里外油棉厂后的枯井。井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几十个附近的村民正围着看。

跳向世界的乡村少年

9岁来广州前,岑小林在贵州老家生活,由爷爷奶奶带大。办出生登记时,老人只记得他小名小林,就报了上去。 父母在他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去广东惠州种菜,三四年回一次家。家里没电话,信号也不好,只能偶尔收到父亲的信。 放牛、放羊、捡柴、喂猪,是童年常做的事。上学要爬一两个小时的山路,同学几乎都是留守儿童,不爱学,有的老师普通话都不会。

“涞源反杀案”后的235天:一个家庭的绝境重生

说话时,她声音很轻,常常陷入沉默,两只手揉搓着衣角的线头。22岁的她,恍然觉得面对着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恐惧、愧疚压得她喘不过气,失眠、噩梦总是侵袭。她常一个人发呆,想念看守所中的父母。50多岁的他们,老实了一辈子,却在知命之年,卷入骚扰和打斗,落下血的阴影——去年7月,26岁的黑龙江男子王磊翻墙闯入他家,打斗中被小菲和父母反杀。

花总和他的“金箍棒”:风波之后,不知归处

12月9日下午,上海陆家嘴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台。服务员接过客人递来的护照和会员卡,办理入住登记。突然,她神色一紧,抬头看了眼面前戴帽子的男人,迅速拿起电话小声嘀咕了几句,之后拿着客人的证件跑进身后房间。七八分钟后,酒店一名法国高管着急地跑过来。“花总丢了金箍棒”知道,他被认出来了。

神木少女被杀案背后:少年江湖与叛逆青春

10月初,14岁少年张浩告诉朋友刘云菲,自己杀人了,很后悔。说这些时,他声音有些抖,脸上浮现出害怕的表情。想到身患尿毒症的父亲知道后可能撑不过去,他哭了起来,说“想多陪陪父母”。9月23日,在强迫一名15岁女孩卖淫、将其殴打致死后,他和几位同伴将女孩分尸、掩埋。这之后,他总感觉背上有东西压着自己,肚子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