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203室的隐居男孩

沈齐的生活一直隐蔽在那间漆黑的、灰色窗帘几乎没有拉开过的卧室里,靠着二伯提供的一条网线、一台电脑、一部手机生活。因为皮肤烧伤无法出汗,他卧室里的空调24小时都开着,“时间长了,他的空调开得像炸弹一样。”在没有外卖软件的那些年,他偶尔出门吃饭,也用电话打给附近的饭店点餐,或者去便利店买点食品,后来他不再出门,也不随意开门。

一场高三毕业班的1850公里骑行

没有一个人提出过放弃骑行,就连因为不断爆胎而“心态一度崩了”的王宁也没有。王宁说,“可能就感觉自己是在完成一件比较伟大的事情,当然要是我一个人去骑行,我可能就打车或不走了,但我有这样一个团队,大家骑不动时也在骑,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去放弃。”团队的核心是兰会云,所有学生都叫他“兰哥”。很难想象,他的生日甚至成了学校里一个隆重的节日。

给树看病的医生,却被树治愈了一生

和树相处久了,詹凤春习得了和树通感的能力。她有时会梦到树跟她说肚子痛,第二天她出门看病,那棵树果真腐烂了。走在街上,她能感觉到有些行道树在对她喊救命,但行道树归行政机构管,她只能对这些树说,“我没有办法帮你。”今年夏天,她即将住进阿里山去拯救两千多棵濒死的樱花树。“我去现场看那棵樱花树,因为那棵树真的很难过,我也跟着难过。”

永不关机的人生

世界上能和人总是保持1.5米以内亲密距离的东西,手机是其中之一。从睡醒的那一刻起,中国7.88亿手机网民就有超过一半的人会在5分钟之内拿起手机,2016年德勤调查显示,起床30分钟内一定要看手机的人超过了九成。一天的生活根本离不开手机。早上出门上班,74%的人用手机乘坐公共交通,公交卡成了过去式。该好好工作了,93%的人手机也得时刻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