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张照片与红磡一梦

我们从北京飞到深圳,然后从罗湖过关去香港。香港给人的感觉和北京是不一样的。北京那个时候还比较粗犷,而且比较散漫,香港有一种特别压迫的气氛,所有的楼跟楼都很近,又近又高,站在马路上往上望,天空就是一条缝,所有的行人都是忙忙叨叨的,我们住的那边可能是城区,全都是上班族在那儿走倍儿快那种,也没有老人。

我眼中的ofo和戴威

我问他,关于个人的形象包装这一块,有没有比较喜欢的风格,我给他举了几个例子:张瑞敏,老一代的企业家,爱读书;雷军,比较幽默,比较江湖。他很喜欢雷军,又觉得自己的形象跟雷军差距比较大。最后,他说自己欣赏梁建章。我能够理解,梁既是企业家,也是人口学家。戴威还跟我说,如果他今后有机会读博士,想研究行为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