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走后的三年

三年之后,魏则西的遗愿实现了。2019年中秋节的前一天,“魏则西父母通过试管婴儿手术重获一子”的消息传遍了互联网。但就像逝去亲人留下的恒久遗憾,那些直接或间接地卷入这场风波的人们,还在承受绵延的伤痛和不安。他们担心被遗忘,也在努力地活下去。魏则西被安葬在陕西咸阳的一处公墓内。从路口走到墓园正门约有200米,脚下是一条狭长的水泥路。

疯狂的萝卜

陈柏林心想,田里不应该是一地萝卜,怎么会有一地人?我种的萝卜他们为什么要来扯?不明所以的他立即骑上摩托车赶往五六公里外的萝卜地。当来到堤坝上时他傻眼了,平日人迹罕至的江堤上突然挤满了电动车、三轮车、小轿车,拥堵的地方连过人都要侧身。“比庙会还要热闹啊!”他回忆。到了田里,此时人群陆续被赶了上来,只有少数人抱着萝卜正在往回走。

PAH患者求生录

许昌下雪了,城市明亮得像一座大公园。冷风钻进衣领和裤脚,站在室外,不出一分钟满身落白。8岁的小雅不敢轻易出门,不能打雪仗也不能堆雪人,每呼进一口冷空气,都让她感觉到脖子被人死死掐着,肺部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唇部发紫,喘不上气。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在原地缓上几分钟。小雅在2014年6月被确诊为特发性肺动脉高压(IPAH)。

规培医生进阶记

急诊室内,钱乐和搭班的师兄各坐一处,病人进来了她打头阵,师兄偶尔帮着看看。眼看师兄即将结束规培正式执医,钱乐不禁羡慕,她还得坚持两年。 到了半夜,问诊的病人没几个,师兄扛不住了先去休息。急诊大厅的灯灭了一半,看向阴影渐次掩盖的窗外,钱乐的眼皮往下沉。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立马打起精神。50多岁的大叔被人搀着走进急诊室。

在农村耍飞机的老男孩

远远的,像一只张着翅膀的白色大鸟,一架固定翼飞机出现在了天空中。轰鸣的螺旋桨声从百米开外传来,唤醒了小镇的清晨。51岁的钱新苗坐在驾驶舱后座,将飞机渐次拉低到距离河堤公路上方五六米的高度。在绿林的衬托下,可以清晰地看到白色机翼晃动了一下,两秒内飞机缓缓着陆,在大堤上滑行了一段距离,最后停下。这是钱新苗自制飞机以来首次试飞的日子。

红谷滩杀人事件

5月24日上午9点,万小弟出门了。他和父母住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的一处安置房小区内,因为是最小的儿子,奶奶给他取名叫小弟。父亲万田(化名)回忆,万小弟离家时除了手机什么也没带,只说了句去铜锣湾问问情况,随后骑着电动车离开。母亲李桂英解释说,三四天前,万小弟曾去到离家4公里外的铜锣湾广场应聘保安,对方让他回家等电话。

1286天,熊猫直播从生到死

3月18日,这是网传熊猫直播彻底关闭服务器的日子,距离其官方微博发布告别消息和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发表内部告别信,已经过去了十天。这天的北京望京SOHO大厦和往日没什么不同,王思聪在这租了三层楼作为熊猫直播的办公地。潘石屹说,熊猫直播的租金交到3月底,没有欠租金,马上搬走了。下午五点多,前熊猫直播CTO黄欢开着手机直播来到18层。

孕妇携子自杀:一个自闭症患儿家庭的7年和13天

7点多,他第一次敲了敲房门,没有回应;8点多,仍然没有回应。他开始感到不安,找来一把钥匙捅坏了门锁,随后一点点撞开房门,他发现门被胶带呈“L”型封住,一股焦煤味飘了出来。屋内的空气让他无法呼吸。更让他感到窒息的是,怀孕三个月的妻子和七岁的儿子杨杨(化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房间地上放着一个盆,烧红的炭还未燃尽。

新乡印染厂“杀人往事”

9月29日上午,库木塔格沙漠刮起了沙尘暴,一具男性遗体进入越野队的视线。在遗体旁的小包中,队员们发现了一把叉子、一张银行卡、现金若干、一张驾驶员交通违法积分卡和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于2011年办理,姓名叫李海军,家庭地址为河南省新乡印染厂家属院。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连带伴随它愀然逝去的旧时光也由此启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