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厂村的痛与梦

林晓冉不敢背着LV去后厂村上班。那个9000块的白棋盘包是她一年前在意大利旅游时买的。背着它去上班的情景在她脑海中反复放映:从早高峰的地铁13号线到后厂村软件园长长的步行道,男男女女背着款式相似的双肩背。那是互联网大厂给员工发的,各式各样的logo印在上面。她停止了想象,掏出手机给LV拍照,上传到二手平台原价转让。

我做了六年月嫂,发现父母比孩子更难带

孩子躺在妈妈身边睡着了,爸爸把她指给卓红英看:刚吃了一小时奶,吃饱就睡了。卓红英瞅了一眼,纠正他:根本就没出奶,孩子是嘬太久吃不到,累得睡过去了。判断有没有吃到奶,要听吞咽的声音。夫妻俩将信将疑。不一会儿,爸爸喊她过来:孩子喉咙里“咕咚”了一声。卓红英又看了一眼,哭笑不得:奶还是没下来,孩子咽的是口水。

陈坤:我现在特别讨厌别人说我正能量

教室里响起了哭骂和叫喊:“你就是个不自信的人,算了吧,你根本成功不了。”“你有什么才华啊,能不能争气一点儿?”陈坤坐在一旁,哭喊着的学生们都没留意到他。5分钟前,老师孙辉用一段引导词带学生们进入情境想象。他们站成一圈,晃动身体、垂头跺地,发泄内心积压的情感。效果出来了,孙辉说。这是一堂身心瑜伽课,帮学生找出潜在的人格阴影。

SNH48投资人:创造101成功了,但火箭少女队未必成功

有的人为了这个结果,就是愿意付出青春,我这辈子不做一次偶像,我老了就是后悔。我甚至不用老了,我可能快30岁、25岁之后我就后悔了。现实意义上,如果没有SNH48,曾艳芬就是在广州那边,继续在村里打工;李艺彤还是继续在动漫展里整天走秀,最多小网红;黄婷婷毕业就是去做日语翻译了,还能怎么样?这就是SNH48对她们的意义。

落选者范薇:淘汰不重要,别变成可怕的人

我叫范薇,在《创造101》里没多少镜头。因为没镜头,粉丝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查无此薇”。还有个名字叫“可怜巴巴”,因为我的昵称叫小巴。我很怕别人记不住我。走在路上,我总对周围的工作人员说一句,我叫范薇,了解一下。他们都说,哎呀,我认识你。我说我知道,但我不介意再向你介绍一下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