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岁的医院终于恢复常态

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门口的碧桃花开了。马路对面的草坪偶有市民散步,保安和环卫工坐在长凳上晒太阳。这平静来之不易。桃树枝叶枯败的日子,红会医院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光。1月26日,四川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踏进这家当时濒临崩溃的医院,队员被眼前的景象击蒙:患者和陪护家属挤满门诊,走道全是加床,还有病人躺在地上。

方舱医院的800块拼图

方舱的一天开始于早上6点。叫醒周玉婷的,是医护人员递来的温度计。一些老年人还要测血压。之后,周玉婷要睡回笼觉,到8点发早餐时再起床。元宵节那天,早餐是汤圆。如果不是在方舱,她一般夜里3点睡觉,中午才会起床。吃完早饭,11岁的小梦和18岁的付巧开始在线上听课。付巧今年高考,患病没有影响她的信心,“大家都远程上课,我也没有吃亏。”。

钟南山发话前,武汉这位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我21岁开始做医生,34岁成为医院年纪最小的主任之一,到今年就满52岁了。我真心希望不要再有这样的经历了,希望以后医院管理能好起来,传染病的防控能更好。有一天上班前,我告诉我的同事们,我们要去打仗了,要照顾好自己,我们杀出一条血路,活下来。等疫情过去了,我们集体出境游,费用我一个人出。我说,只要我活着,就算数。

十五个春天

她与艾滋病病毒迄今共处了15年,是最早用上国产仿制药的一批患者。她在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留下厚厚两摞病历,吃过国家免费治疗政策覆盖的所有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其中一些已经因为副作用停产。因为经历特殊,她简直是一部艾滋病“药典”。她住院时,常有外国专家来围观这个“稀有动物”。最初与她一起看病的患者,很多没能等到黎明的到来。

令人扼腕的中学生坠楼事件

坐电梯40秒到11楼,步行19级台阶到天台,翻过1米多高的天台围墙,李华16岁的生命停止了前行。2018年12月2日晚上,东部某省松华市警方接到报案称,某小区发生坠楼事件。3日零时1分前后,辖区派出所赶到现场,确认事情发生在报案前约10分钟。根据警方调查结果,坠亡者系自杀。这是8个月以来,松华市发生的第4起中学生坠亡事件。

非典型伤医事件

从医第20个年头,麻醉医生姚瑞林第一次被人给打了。问题是,他与那些气冲冲的肇事者毫无瓜葛。在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人民医院第四手术室,他刚刚完成一名7岁小女孩的骨折手术。临近中午,病人的血压、心率等生命体征平稳,他拔出了从喉咙中插入的气管导管。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是9月12日11时48分——作为麻醉医生,他对时间非常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