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冤者刘忠林的婚事

年过五十,刘忠林终于成家了。这个念头跟了他几十年,伴随他失去自由,又走出高墙。婚礼在县城的江源大酒店举行。规模不大,来了四五十人,坐八桌,大多是女方亲戚。刘忠林当天一身黑,牵着身旁穿红色婚纱的新娘,难抑笑意。那是他出狱后最开心的日子。“家整起来了”。他甚至早就想好了,如果有小孩,要取什么名字。

卖血班车上的母亲

只要车门还有一个缝,吴春花就会拼命往上挤。17个座位的破巴士,有人记得最多时上了90人,大都是农村女人。她们来自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一座国家级贫困县。巴士的终点位于50公里外的崇仁县工业园,那里设有一座单采血浆站,一年采浆数十吨。其中一份血浆来自吴春花,她住在乐安县北边的村子,跨县卖血,乡村巴士是唯一选择,她更习惯称它为“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