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回炉

“刚下节目那一阵,每回出门,接机的人有几十号,现在出门,能看到十来号人就挺开心了。更多时候是三四个人。”在一场平面拍摄结束之后,养鸡坐在休息室里向我形容他的近三年。“就是一种人在吃过肉后,很难再过没有肉的生活的感觉。人这个东西呢,在享受了之后,你又高不成低不就的卡在中间,挺恼火的,你不觉得吗?”他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