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验子” 后 ,64个母亲打掉了孩子

收到鉴定结果后,33岁的山东母亲李方怡哭了。她和丈夫在2014年生育了一个女儿,公婆一直希望他们再生一个男孩。“我丈夫有两个姐姐,我自己压力蛮大,虽然他觉得生男生女都无所谓。”2018年,李方怡再次怀孕,公婆的期待让她压力倍增,“他们有时会盯着你吃酸的还是辣的,一看我喜欢吃酸的就高兴得不得了。”婆婆还拿出一张清宫表拉着她一起推算。

那些赴日买房的中国人

欲望在北纬35度的气流中不断上涌,从罗欢的飞机落地东京起,没一刻落下。原本只想在日本买包包的她,现在满心考虑的是一套十几平米的公寓。中介的手指顺着空调、燃气灶和浴缸划了一道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窗外的东京,掺了些熟悉的味道。池袋的商场中, 国际品牌列阵以待,售货员已能说几句简单的中文:“新年好”“退税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