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芮乃伟

现在,不管多关键的比赛,芮乃伟都睡得很安心,结果无论输赢,对她来说都是赚到了。下过的臭棋越来越多了,去年和王晨星下吴清源杯半决赛,有十几条通往胜利的路,她偏偏瞧不见,只往死胡同里拐,最后输掉了。像摔了一跤的小孩子,爬起来,抖抖衣角,本能地还想继续往前跑,输了棋,第二天太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想到还有好多精彩的棋局没看。

“穿优衣库不也挺好”

有位北京男士每季都要买上一两件新的T恤,因为每季的新色看起来都是那么适合当时的季节,集齐的颜色已经可以召唤神龙。上班时,他与女同事撞衫了,两人都丝毫不觉得尴尬,而是带着一种遇见了同道中人的愉悦感进一步交流起最近的购买体验。女性时尚博主们最常见的搭配是,一件平常无奇的优衣库配上一双几千块的鞋子和几万元的手包。

在高速公路上漂流

“家”的前面是鄂M3B350,这成为了他无法出“家门”的原因。他早在1月7号就离开湖北天门前往外省送货。但从大年初一到初五因为一个“鄂”字,像一艘漂浮在大海中的小舟,找不到停靠的地方,每到一个港口,岸边的人们会把他推回海的中央,他被隔离在大海中孤独地漂着,风浪凶险,他不敢休息。他在高速公路上漂流了四天四夜。人们总是跟他说,“回你家去吧。”

佳木斯的老四,和他的朋友们

在佳木斯,刚下过今年第一场雪,男人们吃饱了,点上烟,开始一本正经指点江山。老四的朋友齐鑫分析,总的来说,球太烫脚。另一个朋友韦宏雷讲起了一个失误的球员,“你说按正常人那就得完了,是不是?写个条,给媳妇儿留点啥,挺对不起大家的,咱们20年以后还是一条好汉,你也是个爷们儿啊。是不是?(结果)这人没啥事,回家了,哎呀我的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