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武汉小区想要消毒

消毒开始了。形似手枪的喷雾器,汩汩而出气状的白烟,隆隆作响。全副武装的消毒公司员工,肩扛着设备,从一楼喷洒到七楼。在这个位于长江西岸的老小区,“消毒”是人们最迫切的愿望。小区间或进出的救护车,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滋生出各种想象,包括谣言。尽管社区回应,许多人心惶惶的楼栋并没有病人,但最终他们还是请来了消毒队。

不回武汉过年的人

到那天下午,我妈在群里主动说,“你们别回武汉了。”她有个同学在武汉做医生,跟她说其实医院很紧张,有医生被隔离了,但是市民还没引起重视。我妈意识到事态严重。这天,我给爸妈在网上下单了5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和四瓶免洗洗手液。另一方面,我外公80多岁了,万一我们在外面晃带了病菌回去,年轻人也就隔离一下,对老人家可能就致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