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涠洲岛的19岁女孩

最后一次出现,她脚步匆忙。8月25日晚上8时27分,涠洲岛西部南海石油公司北门的小路上,何红宇跑进监控画面:宽松的T恤,6年没变过的齐肩短发,她背着一个双肩包,手上还提了个塑料购物袋。其间,她曾停下一次脚步,然后又跑走了。有人看到她跑的方向是岛上的著名景点,暮崖。两天前,8月23日晚近7点,她一个人从老家出发。

北京动物医生见闻:被放大的孤独和欲望

“我和他离婚了,看见狗就烦”,不到50岁的女人站在诊台前,哀求。她满脸疲惫,脸颊上挂着泪。李越鹏皱了皱眉。狗安静地蜷在女人的怀里,不足半米长,黄色的毛发闪着光泽,黑溜溜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很乖,很健康”。这是女人和前夫养的狗。婚姻破裂后,她要给狗“打一针,安乐死”。“你可以送人。”李越鹏说。“我宁可它死,也不让它遭罪。”

四个普通人离开北京后的这一年

熬到八月的刘小武,在青岛实在干不下去了。他试着给回北京的哥们打电话,打探动静。“原来那片儿能住了吗?”“电瓶车让充电不?”他带着媳妇儿回到北京,还是住费家村一带,房租上涨了。小两口花750元,租了个小隔间,放张双人床就满了。上厕所得去楼下的公厕,洗澡的话,附近有个澡堂,20块钱一次。兜兜转转,还是回了北京,“这里最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