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

4岁的你,穿着黄色校服,在深圳白石洲城中村的一处花坛玩耍,家就在你100米开外。一个身着白衬衣黑长裤的中年男子向你走来,将一辆玩具车摆在花坛边沿。你兀自跑闹玩耍,没有理睬。此刻是19点31分,2007年10月9日。你的父亲孙海洋将永远记得这个悲伤的时刻。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却被掐断的时刻。你父亲只读了小学,15岁就从农村出来打工。

断药危机:封城封村之后的艾滋感染者

刘全有能做的事情,就是在家里打电话,一遍遍地给天门市疾控中心打电话。无人接听。后来他才知道,整个艾防科室的人几乎被调去处理肺炎疫情了。大年初三,在打了十几个电话之后——每一个电话都要避开家人注意——疾控中心终于有人接听了,对方告诉他,这个事情现在交给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位主任来处理了。他打去电话,又不通了。

李宇春:伤痕不再可见

吴彤觉得自己必须去见李宇春,否则他将失去这张流量王牌。此时是9月24日,浙江卫视演技竞赛类综艺《我就是演员》开录一周前,游说李宇春加入的工作已经进行了4个月,就在作为总导演的吴彤以为大功告成时,他收到消息,李宇春团队萌生退意。第一时间即行动,从杭州赶至北京,已是凌晨。吴彤感到李宇春崩溃了,“心理压力和生理压力都到极限了”。

罗永浩: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

他曾就职于数家科技公司,包括诺基亚,但荣誉感从未如此巨大。“你特别崇拜一个人,那个人需要你帮他做一些什么事情,然后你做了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平时工作,马宁习惯把工牌插在衣兜里,但那天步入会场的时候,和同事们一样,他把工牌挂在了胸口显眼的位置。场外聚集着很多粉丝,他能从对方眼里看到尊重。

华农兄弟:田园诗与竹鼠养殖技术

一定要注意,不要中暑,不要拉稀,不要抑郁,不要打架受伤,不要吃不下饭,也不要吃得太多。尽管如此,华农兄弟还是能找到理由,然后吃掉你——如果你不幸生为一只竹鼠的话。在华农兄弟拍下的最广为流传的小视频里,这些看起来很蠢萌的小家伙变成了烤竹鼠、叫花鼠、竹鼠汤、焖竹鼠......兄弟俩将以何种理由吃掉下一只竹鼠,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说脱口秀的女人

她想从性侵聊起。不是在最近兴起的me too运动的网络檄文,不是在《超级演说家》一类的节目——对于电视平台来说,这个话题的尺度显然太大了。这是在一场脱口秀(stand-up comedy)比赛上。“最近滴滴司机杀害空姐的事情闹得特别大,这件事也让很多女生,包括我自己觉得很焦虑。”她上台第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这听起来并不像是一连串笑话的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