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女教师坠亡之谜

凌晨一点四十分,何洋坠楼了,在跟丈夫陈典争吵、互殴之后。邻居起夜抽烟,听到吵架声和女人的一记尖叫。第二天,他才知道那对同为音乐老师的年轻夫妇,一个从14楼楼道窗户坠亡,一个被警方带走。2个多月过去,陈典早已出了警局,邻居们却鲜见他回来。何洋受伤的照片、与丈夫动手后想跳楼的语音在网上传播后,陈典被质疑是“家暴男”,甚至凶手。

坠落云霄:赴美飞行学员之死

训练生活有些繁复和单调,白天学习结束后,一些学员回到宿舍区内约上朋友健身或者打篮球,或者回到宿舍打游戏。到了晚上,教员带学员的飞行训练结束了,轮到累积单独飞行时长的学员驾驶飞机。“彩色的霓虹灯,灯深夜也不灭。”不同于荒无人烟、漆黑一片的郊区,吴磊在单飞时曾以三四百米的高度夜晚12点掠过达拉斯最繁华市中心,饱览城市夜色。

等待女儿遗体的1135天

女儿捐献的遗体会如期送回,66岁的杨正贵笃信着。就跟屋后菜地的苞谷会成熟、露天的缸盆会蓄满雨水一样,女儿杨家姗的遗体捐献三年后会被送回。可当天手机没有响,两三天过去了,又一个两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音讯。近一个月后,杨正贵急了,他托人打听,传回来的消息完全超乎他的理解——女儿遗体已经化为骨灰,而且,需要家属自行去成都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