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医院的武汉“流落者”

她说自己是个勤快的人,但总有些日子打不到工,她就起早贪黑地去捡瓶子,每天挣个二三十元填饱肚子。晚上就去医院大厅过夜,那里有空调,安静。她推算,自己一年光景里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医院度过。“我在同济医院睡得多,冬天就搞点被子,有时老板给,有时自己买,一床被子几十百把块。再搞个枕头,搞几件衣服,以前都不晓得冻,现在关节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