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罕见病选中两次的家庭

对于他们而言,每次跨城求医都是一场冒险。到站时,他们排队打车,问了七八辆,没有一辆肯拉。几经波折安顿下来,住的房间只有四五平米,摆上双人床之后,连轮椅都推不进去。“不过,这个条件已经比梦园小的时候好很多了。”白留栓说。早年来京看病时,他们抱着孩子在地下车库睡了一个星期,盖着20元的被子,找尾气多的地方取暖。

寿光雨夜:一个村庄的慌乱撤离,一个少年的死亡

20日凌晨4点,16岁的赵树振在睡梦中被父亲赵兰周叫醒时,水沿着床脚往上爬。大约3个小时前,洪水从60多公里外的水库倾泻而入,在合流点以1700立方米 / 秒的速度,如猛兽般来到寿光境内。醒来后,赵兰周用力地推开门,水已经漫过腰,跟在父亲身后的母亲被急浪打了个趔趄,“兰周,快拉拉我!”她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