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地铁最后一站的年轻人

前任租户临走时叮嘱赵倩,“早晨上地铁一定要坐到座位,不然路上会很惨”。在天宫院,这是一种共识。“如果你在天宫院站没有坐上座,那基本不会再有座了。每一个抢着要坐下的,至少有1个小时路程。”在附近住过一年半的周迪说。她到现在都记得,早晨看到“固安专线”公交车进站时,自己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不跑就没有座位了。地铁站口总有人小声地拉客。

中国跳得最快的孩子

在不需要跳绳的日子,他们会清晨跟父母到大棚,一直劳作到傍晚。同样在花棚工作,有不少湖南人种植绿萝,同时有不少贵州人负责插花——把绿萝的秧苗剪断,然后栽到花盆里。因此,湖南孩子擅长给绿箩剪苗,知道“110”和“180”型号花盆的区别;贵州孩子会坐在闷热的大棚里插花,“坐到屁股痛”。在大棚里,他们偶尔会遇见队友,那很可能是另一个世界冠军。

一个女孩消失在驻马店

河南驻马店的这个女子,14岁离家消失,等到6年后被母亲无意中撞见,她已经为一对父子生了3个孩子。她居住的地方,距离她妈妈不过一公里。她和那家人住在一栋隔音不好的楼房里。邻居们跟这家人吵过架,社区工作人员去这家走访过,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房子里的异样。问题是,她现在确诊了精神分裂症,很难说清消失的这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