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研究了如何监控13亿人如何给猪盖章,想做一份当代生活说明书

我爸妈也看过回形针的视频,他们很怀疑:“这东西真的有人看吗?”也只有在“原子弹制造指南”、“如何为十三亿人调度列车”这样的视频成了爆款之后,才会多些朋友来问候,表示赞赏。我之前说过:“我们的工作,就是打开黑箱”。我的意思是,在这样技术复杂的时代,我们接触到的所有技术,都是被封装好的。比如说,手机是怎样上网的?

赌命生子

去年8月份,吴梦身体已见好转,谈起两人共同做出的“赌命生子”决定,丈夫王柯丁脸色平静,看不出紧张。“我当时觉得能成功,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肯定能成功。”现在,处理完吴梦的后事,他不停叹气,“任谁知道真的有这样的后果,都不会去冒这个险。”讲到激动时,他瞪着眼睛,连敲几下桌子,“如果让我再回头重选的话,我不会这么选的。”

搁浅的美国投资移民

“现在移民美国至少要排队十到十五年, 我们已经不提美国了。”查瑞把笑容挂在脸上,嘴角始终保持同样的弧度。他是北京和中联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移民顾问。这天下午,和中移民在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举办移民宣讲会,小型会场里坐满了五六十人。这次的主推项目是马耳他国债移民,马耳他是位于地中海中心的微型岛国,“就像朝阳区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