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可能性

林晴把自己的7个“可能性”冷冻起来,在她看来,这是让“可能”有机会变成“现实”的一种保障。还差一岁,这位女子就要迈进不惑之年。她在香港工作,每月收入5万元,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充足,父母对她包容。只有一件事她不太满意,那就是还没结束单身。2018年6月,在香港一家私立医院,医生从林晴体内取出9颗卵子,其中质量达标的7颗被存入冰冷的储存罐。

狼牙山的举报人

卞振通有许多念头,一直不敢和老婆张德秀说。比如,他希望自己的案子能推动法治进步,他想让全村的耕地都恢复原貌……不敢说的理由是,在张德秀眼里,卞振通是家里的天,这几年的遭遇,已经让她觉得天都要塌了。卞振通因举报非法采砂以及获得5万元备受争议的补偿金,被法院以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2018年12月,终审判决无罪。

烈士陵园寄出的上千封信

离家近70年后,山东人龚建厚的“消息”终于传回家乡。此时,他的母亲已经去世近40年,龚家人搬出老宅,村里见过他的人只剩最后一位,年过八旬。1947年,华东野战军战士龚建厚战死菏泽。他的遗骨如今安放在张和庄烈士陵园,与135位共和国烈士相伴。从2014年开始,每半年一次,86封信会从陵园寄出。一些信被反复退回陵园,一些信最终达成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