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豫章书院“改造”的人生

下巴接触水泥地的感觉是冰凉的。陈予咬牙忍着剧痛。她趴在地上,一根“龙鞭”一下下抽向她的后背。混沌中,周围所有人都在笑,男学生围成一圈,男教官站了一排,打她的人是豫章书院的“山长”吴军豹,也开心地笑着。她惊醒,汗洇湿了衣服。这是陈予离开豫章书院的第五年,她仍在承受噩梦的突袭。豫章书院是一所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坐落于江西南昌。

紧急报警之后:被中断的千人戈壁徒步

1200人的队伍,大一学生高奇走在最前面。这时候,戈壁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眼前一望无垠,沙漠连着沙漠,没有人类的踪迹,只有路标旗被风吹得竖起来。脚下,厚厚的一层沙覆盖在坚硬的砾石上,徒步鞋踩上去沙沙作响,他感到开阔和兴奋。但这只是刚踏上戈壁后十几分钟内的心情,剩下的时候,他被另一种强烈的感觉包围:“被骗了。”

沉入谜底:江门8岁男童之死背后的重组家庭

广东开平赤坎镇长安村的村民没有再见过27岁的关月娥。有人猜测她回了娘家,更多人对她无甚了解,毕竟她只是刚外嫁过来不久的媳妇。大家只知道,7月头天,关月娥8岁的儿子关明择失踪,两天后男孩的遗体出现在离家200米远的化粪池中——被她新婚两年不到的丈夫关一敏杀害。在外人眼中,这个家庭曾是幸福的。

自杀者遗族:与悲伤同行

夜深了,时间过了1点,屋子里很安静,身边的妻子早已熟睡。云飞坐在床上无法入眠,他悄悄拿出手机——一台弟弟生前用旧了的华为MATE8。云飞一页一页翻看网页,又一次跌进了灰暗的深渊。许多个无声的夜晚,他沉浸在知乎、失独吧、丧偶吧,寻找和他有相似经历的人。他的哭泣是无声的,有时候难以抑制想要大哭。2016年冬天,云飞的弟弟自杀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