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曼哈屯-顺义”的妈妈们

她掰开来细数,大家的一套房子都在两千万元左右,开的都是一百多万元的车,顶多是劳斯莱斯和宾利的区别,穿羽绒服都是1万块钱的。出国坐头等舱,飞能飞到哪儿去,飞南极可能上十万元,一般的就3万块一张票。学费顶天了20多万元。最后总结,大家的生活很难再差异化,再难有什么显得比别人好了。就连夫妻关系,在差异化体系里也排不上号。

监控大脑

这是一种会变化颜色的头环,分别戴在三个小孩的前额,像故意反着戴的耳机。红色代表忘我,黄色代表集中,绿色代表走神。灯的颜色一换一闪,在脑门上格外显眼。一根电线把头环跟电子屏幕相连,屏幕上的数字随着孩子们的专注力的升降而变化,35以下是走神,65以上是高度集中。“大家看,马上60了。”穿着钴蓝色西服的韩璧丞边看屏幕边念着。

生死电子烟

3月15日那天,王骏珊下班后选择主动留下。同事们也都没走,凑到一起神经紧绷地等着看央视晚会。王骏珊是福禄电子烟公司的第23位员工,公司虽才创立40多天,但一直在公众视线之内,原因是罗永浩。今年1月的路演上,这位代表着“工匠精神”的明星创业者宣布,互联网下一个风口是电子烟,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福禄电子烟公司已应声创立。

你永远叫不醒那些装睡的槟榔痴迷者

怎么快速从人群里拎出一个爱吃槟榔的人?按经验,先看嘴角,深乌色。再看脸,呈泛方形,吃得越久越趋向几何意义上的方正。最后是笑,一排白色牙齿中间漏出根根黑线,像“皿”字。潇湘广袤,不少场合里能够收割这样的“槟榔脸”:深夜的夜宵摊、烟雾缭绕的网吧、街道缝隙里的麻将馆,甚至还有时隔多年的同学聚会。小小的槟榔作用于咬肌,打磨着一切。

总有一种坑,专门坑中年女人

当一个中年女人,禁忌可不少。网络交际第一要素是,不要盲目跟风。你还在“我伙呆”,别人早已“方”了。朋友圈的照片少发为妙,当你戴着兔耳朵、顶着猫鼻子时,会被人偷笑“为老不尊”。健身房里有人恭维二十出头、三十左右时,一定要清醒。“又不是没年轻过,而这些人却都没老过。”作家秋色笑道。她在网上写中年女人的生活,小孩、工作、婚姻,拉拉杂杂。

那些创业致贫的年轻人

2019年上班第一天和员工讲什么、不讲什么,陈成庄早已打好底稿。作为杭州一家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CEO,他习惯给新年定一个基调,拿一个框把一年的任务框住。定调并没那么简单,用他的话说,是对2018年一次全方位审视,从艰难、失败、困惑等词语描述的现实中,榨出几滴带血的经验。在并不铺张的办公室,35岁的他挠了挠灰白头发。

海底捞的女人们

所有的晋升,都从学会一套进阶技能开始。各地海底捞都有培训学校,打磨那些从河南、四川、云南等地刚刚踏入城市的轻稚面庞。培训时,大家集体吼出“大家好,很好,非常好,明天会更好”,倾听清洁大妈当上工会主席的故事。杨利娟当服务员时,曾在培训时朗读过《给加西亚的信》,讲的是“要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绝对的忠诚和责任感”。